她的经历

在某次与商会的联络任务中,我曾有幸见过「烈雀帮」老大——烈雀的战斗方式,让我惊讶的是她能如冷兵暗器一样在纷乱的刀光剑影之中瞬间遏制住敌人的喉咙,也能以非凡的决断力逆转场上的局面,而且这所有的事情都仅凭那双奇刃做到,真不知道她从哪里磨练的如此本事,如果可以真希望她能指导我一下!
经过我们的多次邀请,烈雀小姐表示愿意先加入我们看看。不过俗话说,想要抓住人才就要先抓住人才的心,有知情人士指点我们,若是想和烈雀小姐有更一步的关系发展,或许先获得她妹妹的青睐才是捷径。
——薇丝

她的故事(一)

你见过影镇吗?那些灰色混沌的地带,我和知更,我们就是从那里来的。
环境所教会我的事,就是真正能够信任的只有自己的力量。你们完全不用羡慕我的身手或者所谓的「判断力」,那是在底层中摸爬滚打中磨练出来的东西,也是我们为了生存下去所必不可缺的技能。因此我完全理解你们的决策,毕竟比起其它来自于正规组织的人,我看起来会可疑的多。
另外,我加入商会也不过是因为生活的困境才迫不得已顺势为之。我是不太清楚你听到了关于我什么样的传言……不过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就请你擦亮眼睛,好好见证吧。

她的故事(二)

我向来理解这世界的残酷,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遗弃,莫名其妙出现的暗灵夺去我养父母的生命,莫名其妙的侵入病症又想要带走我妹妹。老天爷「莫名其妙」地随便动动指头,弱小的我们都没有半点招架之力。没有钱、没有药、没有人能帮忙,再那样下去她必死无疑……她所能依靠的只有我,而我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力量,所以我选择了铤而走险,独自潜入那个了「绝对不能碰」的地方,那个充满物资的仓库。我确实被「影主」给逮到了,然而他却给了我选择的机会,让我用力量和执着证明——自己值得活下去。
为了给我最后的家人尽可能好的生活,我需要成为一头独行的猛兽。你可知道有句话叫「只有猪羊才成群」,就比如那群怪物!

她的故事(三)

在我跟知更还没有为商会卖命之前,在孤儿院过的可真不是啥好日子。那些家伙觉得我跟知更是两个好欺负的瘦不拉几的小女孩,从没给过我们好脸色,吃不饱穿不暖已经是常事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明明大家都是同病相怜的孤儿,怎么我们就一定要被欺负?所以啊,那时候为了保护知更和自己,我做了很多事。告状?我那时候可是强的没人敢惹呢!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就想带着知更离开那儿了,继续呆在那种地方也只会给知更带来不好的回忆。
可不要小瞧我,虽然我那时候还没有成年,不过随便找我挑战的人可是会被我打倒呢!

她的故事(四)

我亲爸很早就丢下我跟我妈跑了。那时候我妈每天只会哭哭啼啼,然后净对我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哎,那时候还小嘛,也搞不懂,为什么把原因归到我身上来?最后她丢下一句「真是后悔生下你」,也走了。我那时候还是个五岁小孩啊!差点就那样饿倒在家里的时候,知更的父母——也就是后来我的养父母,他们救了我,正所谓「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养了我,就是我真正的爸妈了!更何况,他们救了我两次呢。
养父母去世之后,知更就是我唯一的妹妹了,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绊,为了她,也为了我无辜死去的养父母,我也得驱逐那些暗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