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其实刚见到米洁妮小姐的时候,我有点吓得不敢搭话……她的眼神实在是太凌厉了!虽然我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她一看向我,我就总是忍不住会想我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
按照她的说法,她是按高庭的指示来协助我们,可是她拿着那把巨大的天秤在巨像里四处巡视的样子……总是让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不过似乎根据%s最近的观察,米洁妮小姐似乎制订了很多规矩,巨像上的大家最近都过着早睡早起的健康生活……
嗯……虽然和形象不符,但似乎人不坏呢……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初次见面,您就是这座巨像的导航员吧?比我想象中要年轻呢……如您所见,我来自白夜城的审判庭,负责处理一些审判事务,有时也会帮审判长处理一些无法抉择的事。
嗯?关于我看上去年纪很小这件事,虽然我很尊重您,但也希望您可以正视我,我也是通过正规的测试进入审判庭的。除了审判长,大概不会有人比我还要清楚维护秩序的重要性,至于经常听到有人会说我工作的时候太过冷漠这件事,我并不在意,这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

她的故事(二)

我的信仰来源于我的身份,作为审判庭人员,「衡量」和「价值」是我作为一个公职人员的信念。
正所谓「国有国法」,白夜城也有它要遵循的秩序,我不认为我把人的「价值」用「砝码」来衡量是一件错误的事,抛开个人价值观才能让「判断」成为一件公平的事。
这与我是不是贵族出身是毫无关系的事,秩序不止是维护他们,是维护所有人。至于一些踰矩的事,他们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但是那与我的职责无关。

她的故事(三)

父亲过世之后,我被迫接受了「裁决天秤」。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根本不清楚需要怎样的「资格」去继承「裁决天秤」,与其说是我继承了它,不如说是它选择了我。
当年我尚且年幼,我的族亲们都在质疑我是否有这样的力量来承担整个家族的责任,我也曾不止一次地想到要放弃……
可是她……我是说我的母亲,她对我寄予了无限的期望,也许是这份期望的作用,我很快就被册封为骑士,任命至审判庭。
虽然审判庭的工作其实并不会太需要「裁决天秤」,但它是我的信念来源,也是家族对我的时刻警醒……

她的故事(四)

母亲给我的教育来自于我的家族,似乎被称为「独立性训练」。听闻从我婴儿时期起,不管我怎样哭闹,她都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即使摔倒,她也只是指示我,让我自己站起来。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似乎就不记得眼泪是什么,也不记得哭泣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种训练确实非常有用,我似乎比同龄人都要更能成熟冷静的思考问题,我在黎明学院学习的时候,很快就掌握了所有的知识,不管是课程还是测试,大脑都会快速筛选正确的答案。我也逐渐相信也许我真的可以振兴我们的家族。
可我时常不知道该怎样来「判断」自己……这些偶尔出现的「寂寞」和「想要获得关爱」的情绪,是不该出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