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最初见到莱斯特小姐,我着实被吓了一跳……她穿着从头到脚都包裹的十分严密的防护服,大尾巴上还插满了罐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带有这种亚人族血统的光灵,似乎是一种叫臭鼬的生物?
虽然口音有点奇怪,但莱斯特小姐本人却非常礼貌。据她所说,她是因为想尝试更多类型的工作,又听说我们恰好需要人手,她就主动申请来到了巨像。我自然是没意见啦,有厉害的人来到巨像,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至于%s的意见?除了莱斯特小姐称呼他为「先生」让他有点坐立不安之外,应该也没什么意见吧?
——薇丝

她的故事(一)

您好呀,先生。说实话,您这儿给我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像我之前,不管去哪儿都会多多少少要因为外貌的关系被人议论,或者是把我从头盯到脚……您放心,我没什么关系,虽然怪不舒服的,但我本人不太在意的,倒是偶尔会有点担心给别人添麻烦。
我的父母有特殊的亚人族血统,所以如您所见,我的外表有点像臭鼬……您知道臭鼬吗?嗯,看您的样儿不像是知道,听说您一个人在巨像里呆了17年,看来是真事儿啊!没事儿,您不知道也没什么的,总之您只要知道,是个有点儿特别的动物就对了。您瞧瞧我尾巴上这些罐子,也都是有特别用处的呢……哎呀,今天时间不多了,下次我再给您仔细讲讲吧!

她的故事(二)

我小时候,这体质甭提给我带来多少麻烦了。因为身上独特的味道,导致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好在我没自卑,反而觉得一个人呆着挺好的,又不会给别人添麻烦,您说是吧。
啊——不过也不是都没所谓,唯一觉得特别不方便的就是工作,您看,像我这种体质特殊的,去哪儿都会被嫌弃呀。没办法,我就自个儿做了一套防护服,再戴上防毒面具,把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样就没问题了。哦?您说我尾巴上这些罐子啊?这也是我自己发明的,我就想着,不能浪费我这能力呀,不如把这些毒气储存起来,没准战斗的时候还能用呢,对吧?
总之我现在可是没啥怕的了,非要说的话,就是这身装扮还是略微有点引人注目……嗯,不过也没事儿嘛!

她的故事(三)

您知道我是出生在影镇的吗?不过虽然我在影镇长大,但从小因为体质原因,我习惯了独来独往,而且像我住的那种地儿,估计也不会有人喜欢。
可能因为身体里亚人族的血统,我的鼻子也惊人的灵敏,对那些独特的气味儿也特别敏感,久而久之,我没事儿就跑去影镇周边的野外去找一些特别的气味儿……虽然在外人看来我的行为多少有点像神经病,但是自己喜欢的事嘛,我才不在乎别人说啥呢。
包括很多人都说我看上去不像影镇的人,那又怎么样,我压根也没把自己当成影镇的人,像我现在,做个四处漂泊的冒险者不也挺好,您说是吧?

她的故事(四)

您问我做这行儿多久了?这可数不过来了,应该从我离开父母独居开始就做这行儿了吧?年轻那会儿追求刺激和自由,而像我这种没有固定住所的流浪者,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冒险者了,又能解决生活问题,又能做喜欢的事儿,可再适合我不过了!
不过,虽然喜欢,但我这几年愈发感觉有点疲惫……嗯,可能是年纪大了吧,这种太危险的工作有点儿不适合我了。所以我现在也在找有没有什么不那么危险、又能赚钱的工作。
……嗯?您说什么,您说我还年轻呢?哎,身体是还成啦,心态上倒是变得挺多的,有点怕死了,所以我最近总琢磨着去老朋友恐尔贡那儿看看有什么好工作没有,听说他那儿正缺人一起建岛呢,可能等做完这次的工作,我就该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