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偶似濑莎,听说里这泳沟揍。」眼前这位金发少女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因为我最近没睡好,怎么连话都听不明白了,我使劲揉了揉耳朵,又认真的询问了一遍她的身份。眼前的金发少女露出了些许不耐烦的表情,但还是把嘴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我说——我是泰莎,听说你这里有工作?」原来这位就是烈雀小姐之前提到的泰莎小姐!
之前某些设施的电流装置出现了问题,烈雀小姐恰好听到%s在抱怨,就兴冲冲的给我们介绍了这位泰莎小姐。听说这位小姐擅长操控电流,不光是战斗,还能修理因为电流而导致损坏的装置!嗯……虽然这听上去有点大材小用。
说起来……她说工作?烈雀小姐是这么介绍的吗?她难道不知道……%s没有钱吗……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嗯,我是泰莎,鉴于含着棒棒糖太难说清楚话,就先暂时不含着了。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别让我说太久。
说起来,烈雀跟我说过,你这里有工作来着?所以,到底是什么工作,倒是给我说说啊……顺便一提,如果是别人的话,酬劳太低的话我一般不会接,不过既然是烈雀介绍的……何况你这里看上去还挺有意思的,我倒是可以给你打个折……你没钱?啧!行吧行吧,别管钱不钱的,给我提供住所就行了。啊对了,别忘了给我的房间里多放点棒棒糖!
所以工作是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修理那些带着电流装置的设施?……我说,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了,修理工吗?!

她的故事(二)

啊,你说我这能力吗?那还是在我小时候觉醒的。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被理查嘲笑说我这能力只能修理店里的那些带电流装置的工具……哦,理查是我的养父啦。我四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暗灵袭击去世了,而理查是我的邻居,他收养了孤立无援的我并带我逃出了被暗灵围攻的影镇。也多亏了他,我才可以健康安全地长大。战争结束之后,影镇开始重建,于是我们也回到了影镇打算开始新的生活……
原本我还以为平静的生活会这样继续下去的,直到……如果不是理查那位好友,我可能至今都不会知道,理查对白夜城的恨意居然会那么强烈。我记得很清楚,那些贵族的私兵在捉捕他的时候,一一细数着他的罪行,而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他居然还进行过很多对白夜城不利的行动。我无法分辨这是不是正确的事,对我来说……只有恩情和亲情,是真实的。

她的故事(三)

我的能力真正觉醒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时那件事。
那一天,理查突然提出要跟我做一个游戏,他把我放在衣柜里,并且塞给我一个棒棒糖,叮嘱我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我乖乖地含着棒棒糖呆在衣柜里,听见外面不断地传来吵闹声和惨叫声,我直觉出了什么事,但是又不敢出声,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而就在这时,衣柜被人粗暴地拉开,我吓了一跳,棒棒糖也从嘴里掉到了地上,一个士兵粗暴地踩在了我的棒棒糖上面,伸出手来抓我……我的目光扫到衣柜外面,理查躺在衣柜前面,不省人事。我只记得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
之后?之后我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似乎是我爆发了力量,被关进了白夜城的监狱。而再之后,我就被那位影主接走了,虽然发生过很多事……不过,那都是后话啦。

她的故事(四)

在那位影主那儿工作的时候其实还是挺开心的,但我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影主的势力来查清楚一件事,理查和白夜城,到底哪一方才是所谓「正义」。我自然是相信理查,于情于理,他对我来说都是「好人」那一方。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关于影主的传闻,据说影主「和白夜城达成了某种交易」,所以在协助白夜城统治影镇……以我的脾气,当然会主动问个究竟!
我很信任这位救我出来的影主,所以内心悄悄期待着一个否定的答案。没想到他却很干脆地承认了这个传闻的真实性……我无法接受这种交易,也无法理解他说的「你迟早也会理解」之类的话……我深感背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行会。
再之后嘛,就是你现在知道的,我遇到了烈雀,和她成为了同事。而我的力量,不仅可以保护行会,也可以保护自己,但因为当年那件事,我无法再离开棒棒糖,如果有人硬夺走我的棒棒糖,那个人也许会瞬间消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