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经历

休拉德,危险的家伙,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他,都能感觉到一阵寒气。然而连佩吉这样喜欢寒冷的人,也不愿意接近他,可见他身上的并不是寻常的寒冷,而是……阴森的气息。
和他的气息一样,休拉德就像个影子,他不爱说话,就喜欢坐在角落里打量别人。一想到巨像上有那双无神的眼睛,在随时盯着自己,说实话有点……不寒而栗。
但我们仍然需要休拉德,不光是因为他的影魔法强力而有用,更是因为他那冷静的头脑和判断力。刚好他本人也对这里表现出了兴趣,准确地说,是对出现在这里的人感兴趣,我想这一点能够从他身旁「影狼」的行为表现中看出来……不过,虽然他还能够暂时容忍我们打量他的目光,但既然被发现了,你最好还是收敛一些自己的目光吧?
——薇丝

他的故事(一)

世界上唯一不会让我感觉累的,那就是战斗这种「运动」。
别怕,我不会对你的巨像动手,因为……算了,我对战利品没有兴趣,那或许是其他人的目的,我要的只是那战斗的过程,这也是我来此的目的,你这里总是能出现很有趣的人,以及他们带来的很有趣的任务。
影子是没有心跳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已经沉浸于这种魔法太长时间了,我也快感觉不到心跳,唯有那些有趣的任务,紧张刺激的「运动」,才能让我有不是影子的感觉。影镇的那个行会有很多这种运动,所以我经常帮帮他们。只不过,影镇太小了,还是巨像大,它所涉及的,可是整个大陆……
哈,所以,将来的「运动」一定会很多吧。

他的故事(二)

父母……也许没那么重要,因为当他抛下我的时候,父母这一词,对于我就算是消失了。
他们虽然生下了我,但是似乎并不喜欢我,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让我一个人在街上爬来爬去……丝毫不害怕我会被疾驰而过的马车撞到,或许她想靠这个来敲某个倒霉蛋一笔钱。我的父亲总是想将我卖掉,可惜一直找不到好买家——他是这么说的。我就像一条狗,赖在他们身边,偶尔要点吃的,能要一点就是一点,就连睡觉时都会半睁着眼。
最终那两人还是厌烦我了。在阴天,冷风过境的时候,他们罕见地主动给我了一瓶热热的饮料,那是我尝过的最后的一杯甜水。趁着我喝那甜水时,他们一步走进马车,拉上门,就这么去了白夜城。
于是,我就自由了,虽然没有人给我吃的,好在……我还有我的伙伴,那条黑色的狗。

他的故事(三)

那只黑狗是在我也还是只「狗」的时候救下来的,反正我们都是狗,搞不好可以相互理解。我也是在那次它救了我之后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黑狼」,跟我可不一样。
它救了我好几次,和影镇行会一起行动本来也是偶然,不过我能在这里过上像样的生活,也都靠它帮我,就连我这「影狼」的能力也是多亏它……虽说我一直搞不懂它好像对那些「暗灵」有什么复杂的——情绪?
你问我它现在去哪儿了?
……你是刚刚没看到那些「影狼」吗?

他的故事(四)

战争之后我回到了影镇,和各个行会打交道,其实在哪儿都无所谓,只要没人打扰到我。反正我原本就在影镇长大,也没什么不好……
不过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着某个行会去了白夜城,真是没想到,居然见到了「那两个人」。我原本以为抛弃了我之后他们理应会过上更好的生活,没想到——那女人也会有这种谄媚的表情,在阿谀奉承一个明显是贵族仆人的家伙,可能对他们来说,哪怕靠着讨好白夜城那些贵族的仆人来讨生活,也好过在这里摸爬滚打。
啧,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事到如今,难不成你还期待着我到现在还要叫她「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