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经历

白夜城的韦恩·彼亚塔曼先生……我在留学期间曾经听过他的大名,传闻中的他是一个很难以接触的角色。
在巨像上初次见到彼亚塔曼先生时,怎么说呢,他确实很符合我对白夜城审判庭的想象。彼亚塔曼先生看上去十分威严、沉默,经常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散发出一种难以接近的气场。
彼亚塔曼先生的左臂看上去很特别,似乎受过特殊的改造,当我小心翼翼地这样询问他时,没想到他出人意料地向我做了详细的解答:谈起白夜城高高在上的太阳对他手臂的福泽,谈起他成为审判官的理由。他说话时完全没有贵族群体中常见的那种盛气凌人的姿态,反而大方、沉稳得让人有些局促了。
总体来说,彼亚塔曼先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的信念会支撑他在这条路上不断走下去。
——薇丝

他的故事(一)

你在看我的手臂吗?事实上,我从前远没有现在这么健壮。尽管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左臂曾经骨折过,甚至差点因此错失入学黎明学院的机会。那时我只能终日躺在床上,好在我只要身在白夜城中,就能被太阳平等地照耀,这些光不断引导着我,才让我获得了痊愈的信念——太阳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只要坚定相信着光,就一定能得到庇佑——太阳就是这样平等、正义的存在,而我也应该履行这样的职责作为回报。从那时起,我就希望能够尽我所能,做一些更加向光靠拢的工作,我想,现在的我大概也没有辜负这份旨意。
当然,在正式成为审判官之前,我还经历了一段插曲,有机会的话,我不介意再跟你讲讲。

他的故事(二)

成为一名履行正义的审判官,是我注定会选择的道路,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一部分来自我父母的期望。因为我的健康状况拖延了我的入学时间,在我进入黎明学院时,审判长大人伊伦汀就已经成为了我的前辈。
说实话,在我读书时期,一直单方面把审判长大人看作我的目标……不,应该用「竞争对象」来形容才更加准确,这真是幼稚至极的心态啊。审判长大人从那时就已经展现出了非常优秀的天赋,不管是黎明学院的前辈,还是审判庭中的上司,她总是走在我的前面,让我在她的光芒之下相形见绌。以至于在那场战争中,在我还受制于父亲的约束而休养在家时,她已经当仁不让地和她的父亲一同奔赴战场,永远留下了现在这副残疾的双腿。
说起那场战争,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他的故事(三)

在我刚成为审判庭调查官的时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影镇进行的。因为皮洛斯家族的问题,我们的调查小队先后经历了血晶暴走、暗灵激增、日蚀埋伏等一系列事件,队友伤亡惨重,而我也不得不回白夜城休养。
因此,在暗灵围攻影镇那一年,父亲才坚决反对我和他一同加入支援、前往前线,而我也没能再见他最后一面。直到父亲的战友送来了愠雷之杖——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我才下决心把握住这份使命。
军队的生活磨炼了我的意志,也使我的体魄更加强壮,我的左臂更是一份荣耀的证据。在战争快要结束之前的最后一场恶战中,愠雷之杖插入了我的左肩,并且狠狠钉死在地面上……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它拔出,而它也终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不,并不能说是愠雷之杖摧毁了我的左臂,相反,如果没有愠雷之杖,我可能已经牺牲在前线了。启光帮助我制作了现在的动力骨骼——你看,它现在已经跟我磨合得很好了。

他的故事(四)

从前线回到白夜城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审判官,而这份职务如今也有了新的意义。通过阅读审判庭过往的宗卷记录,我才发现,当年皮洛斯家叛乱的内幕另有蹊跷——一切的祸首都是戈蒂埃家族的米伦。
可是,米伦·戈蒂埃究竟为什么会陷入癫狂,日蚀又为什么会突然现身影镇……在后续的追查名单中,我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普律玛·皮洛斯。
普律玛,曾经被黎明学院的上层贵族欺凌,而被我出手帮扶。我们曾经一起接受阳光的福泽,宣誓要永远当白夜城的子民……她后来竟然会成为旻知会的一员。我不会原谅那些妄自使用「知识」为自己背书的异端,也绝不会宽恕背弃白夜城的叛徒。
目前,这一系列蹊跷背后的原因仍没有定论。白夜在上,以正义之名,我绝不会停止探寻这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