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今天这位造访巨像的独眼大姐姐……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初来到巨像上,她就一言不发的四处环视,最后盯着正在瑟瑟发抖的%s大步走过来……我眼看着%s吓得倒退了好几步,直到退到墙角再也无路可退……看莉奥娜小姐的样子,我还以为是%s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已经做好替%s叫医护队的准备了……
索性还好,原来只是莉奥娜小姐向%s咨询一些问题而已……
——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去帮忙,说实话……真要打起来的话,大概三个我都打不过吧……
——薇丝

她的故事(一)

是你啊。刚刚看你的样子……我看上去有这么可怕吗?我只是听说,那位巨像的导航员或许知道些什么我想知道的事,这也是我这次会来这里的原因。无需紧张,我想知道的事对你来说可能是无关紧要的……比如——你似乎与启光的人交好?那么或许你应该见过某位与我外形相似的人……
你也有关于我的问题吗?如果不是很难回答,我也可以和你聊聊。但……桑冬在提醒我,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遭殃的会是你。

她的故事(二)

你应该也见过那位同样具有龙之血统的人吧?那位,启光的军官……呵。我们曾在联军对抗暗灵的战场上相遇,我远远的看到了我那位长大成人的妹妹,和我不同,她似乎感应不到任何关于我的存在……真是奇怪,明明是和我一脉相承的姐妹,龙尾和龙角却似乎是假的一样,她为什么遗忘了家族的使命,为什么可以过得如此平静……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恨不得冲到她面前质问她,为什么拥有这种遭遇的人只有我一个……那时候我的血液和现在一样——它似乎又在沸腾了,我想我该去休息一下了。

她的故事(三)

在我幼时,母亲就不断的对我述说我的家族——「卡尔帝玛」数百年前被屠戮的故事。我还能清晰记得,她抓着我的肩膀,近乎歇斯底里的对我说,一定要记住这些事,一定要记住——为家族寻求公道的使命。我并不懂什么家族的使命,我只记得母亲疯狂的表情,和那双紧紧抓着我双肩的手。这种记忆伴随着我长大,而每一次的最后,都是父亲把母亲带走,再把我抱在怀里安慰……幼时的我尚且不能理解它的意义,可随着心智的成长,我逐渐理解了母亲的执念,也逐渐被它影响。
而直到我那迟钝可笑的妹妹出生,直到我带着我的龙「桑冬」出走,直到之后的一切……或许我早该知道,关于寻求公道就是个笑话,关于我……呵,可能也是个笑话吧。

她的故事(四)

她——我的妹妹出生的时候,母亲抱着她,喃喃自语「是她……她才是可以拯救卡尔帝玛家族的人,不是你……不是。」那之后母亲就不再关注我,即使我努力的学习和训练,她的双眼也始终不会注视我。我离开家族之后,曾去试图寻找那位被囚禁在高塔中的「卡尔帝玛一族」的长老,不是为了寻求什么,只是为了「知晓」这一切。
而当遇到那位老者的时候,他看着我,也像母亲当年一样,缓缓摇头道「不是你……」这句话让我的血脉迅速沸腾……当然,我并没有对那位老者出手,我只是离开了高塔,回到了影镇。毕竟,我本已决定不再和这个家族扯上任何关系。只是这令人痛恨的血脉我无法抗拒,我所能做的只是竭力去遏制它。
后来,我在战场上看到了我那可笑迟钝的妹妹,她似乎完全不知晓关于「卡尔帝玛」的一切,我不止一次想对她说出真相,可每当看到她,我都无法遏制自己正在发狂的血脉……
虽然我很想和你继续聊下去,但是这一次,或许只能聊到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