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听说今天这位从白夜城来的客人,身份很特别,是一位特别的贵族……虽然我很不能理解,白夜城不是几乎都是贵族吗?不过在见识到她的喜好之后,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说这位贝芙丽小姐是一位特别的贵族了。
据我所知,白夜城的贵族们一般都比较喜欢歌舞、聚会这些在上流社会中比较流行的活动。而贝芙丽小姐,喜欢的却是像传统戏剧、飞镖这样的活动?飞镖倒是还好说……传统戏剧这种东西,可能%s听都没听过吧……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毕竟贝芙丽小姐……从登上巨像开始就四处询问这里有没有这样的场所了……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初次见面,导航员。对于你的事,我早有耳闻。听说你可以独自驾驶这座巨像,还有特别的感应能力,确实很了不起。至于我,作为尚武派的贵族,理所当然是一位战士,对我来说,即便你是空裔,和白夜城的平民们也没有区别,保护你同样是我的责任,所以不管这里发生什么事,你都大可以放心。
怎么了?你对我似乎有什么疑问。我的喜好?……你是说传统戏剧?我不觉得这个爱好有什么问题,虽然有人说有点老土,不过这只能代表他们不理解经典艺术的精髓……你是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对不起,是我忘记了,你曾经在封闭的环境里生活了17年。不过今天有点晚了,下次我再详细给你讲解吧。

她的故事(二)

关于我的家族,和你所知道的那些贵族可不一样,我们是白夜城里为数不多的同时继承了祖先尊贵地位和强大力量的贵族,和现在白夜城那些「新」贵族可不一样。白夜城已经和从前不一样,这些所谓「贵族」的「成分」已经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没有身为贵族的自知之明。
虽然我们和他们一样,也享受着平民的尊敬与进贡,但我们可不是理所当然,在享受这些的同时,我们也尽了自己的责任——不管是保护他们还是为他们解决纠纷。这也算是一种身份的「对等」不是吗?
虽然我不认同这种所谓的「对等」,毕竟平民缺少像我们一样的良好教育,也没有合理的判断水准,只需要被身为贵族的我们保护就可以了。「对等」这种事,自然是不存在的。

她的故事(三)

虽然我并不认同现今白夜城这些贵族,但我们和他们也还是维持着一些表面的客套。我为什么不认同吗?当然不止是之前说过的那些原因,我之所以感到不齿,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尽到自己身为贵族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贵族的义务?你以为贵族只是享受着优越的生活和夜夜笙歌吗?所有贵族都几乎拥有血统带来的强大力量,也正是因为这份强大力量,所以才能拥有贵族的身份,才具备守护平民的能力。而他们现在,只是倚靠血统和爵位荫蔽而过着虚伪、愚昧、自大的生活……不配贵族之名。
我太过认真吗?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既然享受了贵族身份带来的一切便利,做这些不是理所应当吗?

她的故事(四)

很多人都说过我太过傲慢,我不是不清楚这些……很多次我意识到又说了不应该说的话时,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反省,可血统和实力带给我的傲慢,实在让我无法改变这种说话方式。
父亲曾在少女时期告诫我,如果再这样傲慢,迟早有一天我会因此而吃亏。我当然相信父亲,虽然到现在还未曾感受到傲慢带来的恶果。但我十分清楚,这些傲慢的言辞与言行会让我不被信服……
也许,我从来到巨像之后,也对你说过一些过于失礼的话。虽然我意识不到,但如果我说了,还请你相信,我没有任何轻视你的想法,我只是无法短时间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