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记录

未名记录

一本被丢在角落里不知多年的记录,内容似乎是某个人从幼年到长大以来对「姐姐」的观察记录。每篇之间都相隔了若干年的时间,笔迹从幼稚变得逐渐成熟,而记录者与「姐姐」之间的关系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记录·一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记录的第一篇,记录者的笔迹歪歪扭扭,显得颇为幼稚,但用词却非常规范,看得出记录者是一位具有学习天赋的儿童。
晨光历□□□□年□□月□□日,记录者:□□□□。
今天是孤儿院的开放日,一个来参观的科研员给了我这些空的实验记录表。那个人说我很聪明,未来或许也能够成为一名科研员,如果我愿意,可以用这些表格记录自己喜欢的东西,培养长期观察和记录的习惯。
我决定写一本我和姐姐的记录。
姐姐是我唯一的血亲,我们两个一起在孤儿院长大,每天都一起生活、学习和玩耍。她有着与我发色相同的短发,个子比我更高,身体也比我更强壮。每次有人想欺负我的时候,姐姐就会站出来保护我,把那些坏家伙全都赶走。
我想变得像姐姐一样强大,拥有保护她的力量,让她在需要的时候也可以依靠我,而不是我一味地依靠她。但是,我还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变得像她一样强,所以,我决定观察并记录姐姐的行为,这样应该就能总结出变强的诀窍了吧!
就先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开始记录吧。
让我想想,前天的时候我和姐姐一起学习、锻炼,早饭和午饭是同样的锯末面包和水。昨天的时候和姐姐一起在迦南城里探险,我们发现了一间废弃的仓库,里面的灰尘让我和姐姐沾了一身,回到孤儿院的时候,被院长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今天和姐姐一起作为孤儿院的优秀儿童去迎接了过来参观的军人和科研员们……
这么一看的话,我和姐姐一直都在一起,吃一样的东西、做一样的事情,为什么姐姐能变得那么强呢?这个问题我暂时想不到答案,只好先记在这里,等到以后有了足够的观察记录,再从细节上思考我和姐姐的不同。这将会是一项长时间持续的工作,但我有信心把它做好,毕竟成为科研人员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品质。
对了,差点忘记了,一会儿我还要和姐姐一起去帮忙打扫孤儿院里的卫生。每次帮忙的时候,姐姐总会偷偷带上一块面包或者两小块糖,然后在我感觉到饿的时候一起分着吃。我明明都没有说过,她却能感知到我的变化,就像她什么都不用说,我也能察觉她的变化一样。毕竟我们是一起生活的姐妹,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对方了。

记录·二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记录的第二篇,记录者的笔迹与第一篇相比变得更加工整。纸张虽然已经泛黄,但仍旧平整,没有折痕,看得出记录者曾经认真地保存过这些记录。
晨光历□□□□年□□月□□日,记录者:□□□□。
这是观察记录的第二篇。之前零零散散地写过一些记录,但都是琐碎的日常,经过整理以后感觉没有什么保留的必要性。每一天,我都和姐姐一起过同样的生活、吃同样的食物、进行同样的锻炼,既然每天经历的都一样,那么姐姐之所以比我强大,或许另有原因。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迦南城里的氛围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听大人们说,远处似乎有暗灵们开始频繁地骚扰启光防线,这是多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那些大人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忧,好像马上就要打仗了。
这种紧张的气氛也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活。不久之前,院长把孤儿院里的所有孩子都叫到一起,对我们说为了确保前线的物资供应,每个启光人的配给都不得不进行一部分缩减,但因为我们仍是儿童,所以必要的物资还是能够得到保障,但未来一段时间里,供应中不会再包含糖果这样的零食了。
稍小的孩子们一个个情绪低落,有的甚至已经挤出了眼泪,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所谓,因为我已经过了需要吃零食的年纪,现在只有研究才能让我感到有趣和满足。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悄悄地看了姐姐一眼,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与其他所有人都不相同——别的孩子或是哭闹、或是委屈,只有她露出了像那些大人一样深深的、忧虑的表情。
我问她在发什么愁,她说,她对未来感到担忧,因为她感到暗灵的进攻背后是战争的先兆,未来的一段时间,生活或许会变得很艰苦。
我没有反驳她的忧虑,因为我知道,姐姐有一种特殊的天赋,她对战斗和战争有着几乎与生俱来的强大直觉,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我也没有理由去怀疑,我相信我的姐姐足够强大,即使战争来临,她也一定能保护好自己。
只是,在听了我的想法以后,她哈哈大笑了起来,借着身高优势把我的头发揉乱,当我不耐烦地看向她时,她的脸上已经看不见忧虑的踪影。就算因为换牙而缺了一颗门牙,姐姐也依旧露出了她那称得上标志性的笑容。
「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保护你。」
听见姐姐这样对我说后,我也点点头,相信了她的话。

记录·三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记录的第三篇,纸张有折叠的痕迹,内容也由几种不同颜色的笔写出来的字迹组成,似乎断断续续写了很久才最终写完。
晨光历□□□□年□□月□□日,记录者:□□□□。
这几天,迦南城里人心惶惶,就算没有正式的广播通知,小道消息也已经在人们之间流传开来——空之山谷受到了暗灵的袭击,损失惨重。
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和姐姐还在学校,课间的时候,学生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这件事。那时的我还没想到,战争的火焰终究还是影响到了我和姐姐的生活。在消息传开后的没多久,学校的老师就向我们宣布了一件事——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将从现在开始在学习的同时进行作战训练,为的是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拿起武器、作为士兵去前线对抗暗灵。
我对接受训练没什么意见,毕竟每个启光人最终都会成为军人,训练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由于我和姐姐擅长的方向不同,所以在训练中我不得不和姐姐分开,我们相处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少。
从那时起,我发现姐姐的身上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虽然仍旧会关心我和其他同伴,但眼神中却比过去多了更多的忧虑以及对某种信念的执着。我曾经询问她究竟在思考什么,她说,她在思考启光的未来。
对,不是作为普通光灵的「我」或者「我们」,而是整个启光的未来。
我有些无奈地问她说,我们只是普通的士兵,在这种战争年代,我们就算拼上性命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怎么还会有余裕去考虑启光的未来呢?
姐姐说出了我意料之外的一句话。她说,那样的话,她想要成为拥有那种余裕的人。
她说那句话的时候,我想起了几年前,我写撰上一篇记录时,她曾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会保护我。现在的她和那时的她,神情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就算她很快又补充说了一些「如果能成为那样的人,我也能更好地保护妹妹了」之类的话,我也能察觉到,姐姐的信念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很难说她这种信念上的改变究竟是好是坏。不过这并不重要,如果是姐姐,她一定会说到做到。
在开始训练不久后,一些军官找到我和姐姐。他们认为我们很有潜力,希望我们参加为培养启光未来的接班人而专门设立的培训计划。
我和姐姐都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为了能和姐姐比肩,我开始选择自己努力的方向。
在战斗的方面,姐姐永远都比任何人要强大,想要与她竞争,只能选择其他的道路。
等着看吧,在我自己的道路上,我会变得与你一样强大,姐姐。

记录·四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记录的第四篇,用了与之前使用的实验表格不同的、启光军队专用的纸张,记录中的笔迹有些凌乱,像是在匆忙中写下的。
晨光历□□□□年□□月□□日,记录者:□□□□。
这或许已经算不上一篇记录了,只是我想写一些东西用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迦南城被暗灵进攻了,虽然我们取得了胜利,但也只是惨胜,姐姐和我都受了不轻的伤,正在医院中接受治疗。自从参加了那个为培养启光未来的接班人设立的培训计划后,我和姐姐每天都要接受极为严苛的训练和考验,在训练中受伤和被淘汰的人比比皆是,最初的入选者能坚持到最后的,不过寥寥数人。
我不后悔参加这项训练。只有在这里,我才有变强的可能性,哪怕需要我付出再多时间、经历再多苦难,我也不会有怨言。但是这样的训练也让我意识到一件事——姐姐的强大是由她的天赋决定的,而我若是只依靠训练,永远也无法追上她的脚步。
在这样不断的战斗和研究中,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光灵是一种脆弱的生物,需要生活在合适的温度和湿度里,会受伤和生病,需要进食和饮水才能活下去,如果长期处于低落的情绪,精神就会出现问题。唯一能够用来对抗严酷环境的光能术也不是每一个光灵都会的……就算是姐姐那样强大的光灵,也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光灵这样脆弱的生物,想要与不会生病、不需要吃喝的暗灵对抗,简直就是妄想。
如果能对暗灵的行动和战斗方式进行研究,是否就能将得到的知识运用到实战当中、提升光灵的战斗力?甚至,能否利用一些方法,让光灵也能够使用像暗灵那样的力量?当我想到这一点时,一直以来困扰我的难题似乎出现了指向另一种答案的道路,但这条道路显然与我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与价值观背道而驰——要进行这样的研究,难免需要进行大量的实验,其中包含的危险性可想而知,但是它的成果同样诱人。如果能拥有如同暗灵那样的战斗能力,我在战斗的方面是不是也能与姐姐一样强大、甚至比她更强?
不过,姐姐是一个信念坚定的人,而这份信念也让她变得纯粹又固执。在向着启光未来接班人努力的过程中,她已经逐步将「让每个启光人获得幸福」这件事当做了自己的目标。怀揣着这样信念的姐姐,是无法认同需要依靠实验与牺牲才能获得的技术的。
最终我还是决定去试着探索这条道路,它或许充满了危险,但我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好我的方向,让它维持在安全的范畴内。我会先从稳妥的地方展开我的研究,就算是为了姐姐,我也不会去涉足禁忌的领域,不管那里埋藏着多么诱人的知识。
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记录·五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记录的最后一篇,纸张似乎是随便从哪个笔记本上撕下的一页,笔记也显得急促和凌乱,有着大量涂改的痕迹。
晨光历□□□□年□□月□□日,记录者:□□□□。
我回来了。
在经历背叛与抛弃,又躲过了无数暗灵的追击后,我再次回到了迦南城。
疲惫和疼痛已经无所谓了,我只想向姐姐寻求一个答案,但她给出了让我无法接受的理由,她说,是她选择了放弃我。
过去的我一定会认为这不是姐姐的真心话,但是现在的我明白了,这是她在反复权衡之后,由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那么多年潜移默化的改变让姐姐离「姐姐」这个角色越来越远,离「军人」越来越近。现在的她可以是强大的战士,可以是优秀的指挥官,可以是决绝的战争机器,但唯独不再是姐姐了。为了守护启光,她选择自己来承担我对启光的所有不解与憎恨。
但是,姐姐啊,就算你能成为战场上机关算尽的战略家,也依旧瞒不过我的眼睛,毕竟我们是一起长大、彼此最为了解的血亲。
姐姐,既然你选择不再成为我的「姐姐」,那么我也没有必要继续扮演妹妹的角色。我已经找到了目标,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是时候结束这种无聊的过家家游戏了。不过,通过这件事,我至少确定了一点——姐姐既然会将我视为对启光可能产生威胁的存在,也就是说,她承认了我的实力,承认了我所选择的道路。
在这条道路上不断摸索的我曾经被无数人怀疑,受到的冷眼与偏见不计其数,但研究的成果与力量的增长是不会骗人的,更何况,现在的我获得到了姐姐的承认,哪怕这承认传达给我的方式是如此扭曲。
我会继续我的研究,顺着我选择的路走下去,去寻求更强大的力量。就让我们在这条路的尽头再相见吧,姐姐,我会用我的成果、我的实力向你的发起反击,我会告诉你,你错得究竟有多离谱,你的决定是多么愚蠢,你想守护的东西是多么脆弱,而你自己那固执的信念,终将化为泡影。
我会是最终胜利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