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薇咨询所治疗记录

海薇咨询所治疗记录

这本记录是在重建影镇街道时发现的,已经遗失了好几页。据说由于一直无人认领,当时它差点被烧毁,但被一位路过的不知名人士拦下。他翻阅后,托人将这本记录修复——有人说,他可能是海薇医生曾经的病人。

治疗记录(一)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第一次见到艾诺先生,海薇便惊叹于他粗犷外表下隐藏的细腻内心。了解过艾诺先生的基本情况后,海薇在机缘巧合下得知了困扰他的心结。但艾诺先生后来却因为感到羞耻而逃离了咨询所,海薇也不知道今后还能否见到他。
场所:咨询室
咨询者:艾诺
咨询次数:第一次
记录:
都说影镇是大陆四方流动贸易的中心,坐落于白夜城下方。这里汇聚了无数慕名想要一睹贵族生活风貌的光灵。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只能仰望漂浮在空中的巨岛,幻想岛上的景色。
即便如此,这份飘渺的蜃景也为影镇带来了血液和机遇,吸引无数年轻光灵们来此想要施展拳脚。
艾诺先生也是如此,他带着好奇和期待,在五年前踏上了影镇的土地。
出身于红油沙漠附近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小村落,艾诺先生有着荒漠人特有的粗犷。我起初认为以他这样的体质条件,想在影镇找份工作并不难,甚至算得上是有优势。
「但我只想学烤饼干、做奶茶,或者在花店卖花也行,因为我的家乡没有这些东西,我觉得很可爱……但是老板们都觉得我会吓跑客人。」
为了生活,艾诺先生只能向现实低头。他和几个在影镇结识的朋友一起创立了「三头狮公会」,从最初蹲在告示栏旁抢委托,干到了现在的小有名气。
但这也是他噩梦的开始。
对话进行到这里时,艾诺先生不停地抬手触摸鼻子——这是有所隐瞒的下意识动作,在咨询者中很常见,毕竟向陌生人坦白自己的心结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催促和追问很多时候只会起到反效果,我等待着艾诺先生下定决心。但看着他张了几次口,却始终保持沉默,我本以为今天可能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这可能算得上莱恩这个臭小子这辈子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
和往常一样,莱恩毫不客气地推门而入,大声叫嚷着索要钱财(实际上是他的生活费)。我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完美继承了我们老爹的性格和长相,单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我们是姐弟,我有着红褐色的头发,而他的头发是金色的。
坐在沙发上的艾诺先生沉默地起身,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莱恩。我见他误会,连忙站起来道歉并想做出解释,可这时愚蠢的莱恩却为了保住他那可怜的面子,硬是壮着胆子上前挑衅这个比他高了两个头的男人。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艾诺先生便毫无征兆地迈开步子,向着莱恩大步逼近,脚下传来震颤的闷响。
我对这位新来的咨询者毫不熟悉,看到艾诺先生追着兔子一样逃窜的莱恩出了门,我以为他真的被激怒了。想到平日里「三头狮」的威名和传闻,我立刻跟出去想要保住莱恩的小命。
但当我踏出门槛时,我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艾诺先生,正在门外扶着墙壁干呕。
主诉问题:
咨询者在面对冲突时,会产生全身颤抖、意识游离、恶心呕吐等应激反应。
咨询者希望能克服对暴力的恐惧。
后续计划:
建立信任后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我们还会再见的话。
                                                                                                              心理师:海薇

治疗记录(二)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再次见到艾诺先生时,海薇目睹了他被公会成员和外人误会的全过程,理解了他内心的担忧和焦虑。在海薇的鼓励下,艾诺先生决定再次进行咨询治疗。
场所:咖啡厅
咨询者:艾诺
咨询次数:第二次
记录:
走在「歌莉娅大街」上,宽阔街道两旁树上的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风中夹杂着糖果的香甜和香水的芬芳,中心喷泉旁是休息的光灵和鸟群。
有些白夜城的大人物们看出影镇的潜力,早早买下了中心地带的地皮,打造了一片片商区。
当我路过「白金服装店」时,恰巧被橱窗里裁剪大方的礼裙吸引了视线,又恰巧透过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再次见到了艾诺先生。
「白金服装店」作为追求白夜城奢侈风格的高级定制品牌,能消费得起的一般都是些在影镇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艾诺先生正有些笨拙地试图阻止两位贵妇人的争吵,而她们身旁又各自簇拥着一批高大的光灵,我猜测艾诺先生他们是被雇佣来保护其中一位女士的。
果然,争吵最终发展成了双方混战。混乱中,对面的拳头和武器好几次都冲着艾诺先生招呼过来,艾诺先生在推搡中挨了很多拳,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幸运地有人出现,恰好替他拦下致命的攻击,看得我这个局外者跟着揪起心脏,咬住了笔杆。
艾诺先生所保护的那位女士趁乱举起一个花瓶,倾尽全力地摔向对面的夫人。
空气在此刻停滞,全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花瓶上,直到花瓶应声破碎,却是碎在了突然出现的艾诺先生头上。
「当时您为什么要保护那位夫人呢?」
「我……」艾诺先生抬手挠了挠鼻尖,眼神望向咖啡馆角落里的盆栽:「只是头晕腿软,没站稳,所以往前晃了两步。」
我咳嗽一声压下笑意:「可以描述一下当时的感受吗?」
「嗯……就感觉,耳边的尖叫声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声音又越来越大,吵得我的头疼得快裂开了……我头很晕,看东西都变成了三个影子……但我不能毁了公会的名声,就强忍着没吐出来。」
我用勺子敲了敲咖啡杯边缘,打断了他的回忆:「您可以放轻松一些。刚才发生的事,据说为三头狮赢得了不少好评。」
和我一样,刚刚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是艾诺先生救了那位夫人,夫人也在意识到自己正被街上的光灵们驻足围观后,选择终止这场闹剧。
我看到有几个年轻小伙子用充满崇敬的眼神注视着艾诺先生:「艾诺大哥真是人狠话不多,直接摆平问题,太酷了。」
「这正是问题所在——我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公会的招牌。这确实带来了不少效益,但如果哪天我的怯懦暴露了,兄弟们就会沦为影镇的笑柄。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工作,不能因为我毁了大家的经济来源。」
听到他的真情袒露,我露出了专业的笑容: 「虽说恐惧暴力算不上怯懦,但是既然您需要,我就会帮助您——下一次,请通过官方渠道预约面谈。」
后续计划:
暴露疗法。
                                                                                                              心理师:海薇

治疗记录(三)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海薇通过自己的能力,为艾诺先生制造了一场场幻境,在幻境之中引导艾诺先生面对不同的对手,帮助他逐渐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场所:咨询室
咨询者:艾诺
咨询次数:第七次
记录:
暴露疗法的原理,是将咨询者暴露在他们内心最恐惧的场景之下,通过予以正向鼓励、建立正确认知,来逆转他们心中的负面联想,实现心理疗愈目的。
「对,就这样盯着它的运动轨迹。三……二……一。」
随着倒数三声,站在我对面的艾诺先生双眼慢慢合拢,进入了我为他创造的新梦境。
「夜晚月色朦胧,您正独自走在影镇郊区的石板路上,街边饭馆里的笑骂声不绝于耳,四周高谈阔论的光灵们偶尔会向您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
我观察着站在对面的艾诺先生的反应,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眉头蹙起。虽然紧闭着双眼,但脸上仍摆出一副不好惹的神色。在影镇的这些年里,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伪装自己。
影镇不缺能人,想在这吃饭都得有点自己的本事。这便是我能在这站稳脚跟,开设诊所的原因——通过语言,我能引导对方在潜意识中构建出完美的幻景,并且对方会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在现实之中也会作出反应,以供观察。
「三三两两的光灵勾肩搭背地在月色下唱歌,您为了躲避迎面而来的几名男子,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光灵。对方呲牙咧嘴地抬头看向了您,却在看清您的个头后闭上了嘴。」
「抱歉。」艾诺先生条件反射般地脱口道歉。
「借着月色,您看清对面是一位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他身材瘦弱矮小,刚及您的胸口。他听到您的道歉,忽然嚣张了起来,叫嚣着被您踩伤了脚,要求您赔偿五千白夜币。」
艾诺先生默默地掏出自己的钱包,竟然真的开始数钱,看得我无言以对。
「少年收了钱,认定了您是个好欺负的主,还不打算放过您。」
艾诺先生的肩膀往后微微晃动了一下,好像是被人推了一把,却没被推动的样子。
我观察到,这次艾诺先生没有展现出前几次在幻境中面对壮汉时的恐惧,我决定再逼紧一些:「见您不还手,他扬起了拳头打算……」
终于,艾诺先生伸出粗壮的手臂抓住面前的空气,仿佛是抓住少年细弱的手腕,认真地说:「你这样,会受伤的。」
我在心中满意地点点头。艾诺先生的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从小型野兽的形象开始,他已经逐渐可以接受与这样瘦弱的对手产生肢体冲突了。
我本以为他的症状会与童年阴影,或者创后应激障碍相关,但在之前的治疗中我已经确认了他的父母性格质朴善良,而他的成长经历中也没有什么重大变故。
他就是单纯的胆小,怕自己受伤,也怕对方受伤。
结束了这次治疗,艾诺先生明显找回了自信。
在他的连声道谢下,我一边做着治疗记录,一边不慌不忙地说:「既然如此,我们下次就实战演练一下。」
后续计划:
实战训练。
                                                                                                             心理师:海薇

治疗记录(四)第一页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海薇带艾诺先生来到影镇的地下拳击馆,找自己的老朋友罗昂对艾诺先生进行实战训练。这本是为日后正式的实战做准备,却没想到事态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场所:拳击馆
咨询者:艾诺
咨询次数:第八次
记录:
带着艾诺先生来到罗昂的地下拳击馆时,我甚至在这片嘈杂的场所里听到了他咬紧牙关的「咯咯」声。
「海薇,这就是你说的想要学拳的朋友?」罗昂赤裸着上半身走了过来,抬手把已经被打湿的头发撩到额后。
「对,你教教他……下手轻点。」
「别开玩笑了,就你朋友这一身肌肉,他该让着点我……」
罗昂的话被一声闷响打断,旁边的擂台上,一个光灵中了对面一记重拳,瘫倒在了地上。裁判大声地喊着倒计时,观众为站在台上的胜利者欢呼。
艾诺先生看得眼睛都直了。
「哈哈,别慌,他们是在打比赛,咱们随便比划比划,不会这么恐怖。我叫罗昂。」
「……艾诺。」
我看到艾诺先生变了神色,低头一看,发现果然罗昂正死死抓着艾诺先生的手不松开。我轻咳一声提醒,他才耸耸肩,松手转身跃上台子。
艾诺先生回头不确定地看看我,仿佛在询问:一定要去吗?在我肯定地点点头后,他便同手同脚地向着擂台走去。
罗昂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艾诺先生生硬地翻身上台,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罗昂在艾诺先生耳边讲解过规则,和他碰了个拳,然后向后退去拉开距离。
一开始,罗昂只是虚空挥拳演示着黑拳的打法,艾诺先生在意识到对方是真的在教自己后也稍微放宽了心,开始有样学样地跟着挥动拳头。
但艾诺先生的身形确实太过显眼,在我低头做记录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擂台周围竟然有了围观的观众。
我皱皱眉,对罗昂我还算了解,他不是个坏人,但是个很有表演欲和胜负欲的人。
在我试图终止这场练习时,罗昂却因为越来越多的观众分了神,突然被艾诺先生擦中一拳。
台下响起戏谑的哄笑,他的眼神彻底变了。
「咦,这不是艾诺大哥吗?他竟然也来比赛了!」
「真、真的是!」
我听到有人认出了艾诺先生,转头看去,发现有在擂台旁边的人群里,有几张熟悉的面孔——是那天在「白金服装店」里,与艾诺先生同属「三头狮」公会的人,其中一个正是那天对他抒发崇敬之情的小伙子。
与身旁兴奋的小伙子们不同,另一位看起来年纪较大的金发光灵一言不发地盯着台上,眉头紧蹙。
台上的艾诺先生也听到了他们的叫喊,回过头望过来,瞪大了双眼。
在他分神的时候,「砰」的一声,罗昂一拳打在他的脸颊上,力道之大让艾诺先生向后倒退了两步才站稳。
「大哥!」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罗昂甩了甩手腕,紧盯着正抬手擦拭嘴角的艾诺先生,勾勾嘴角:「我也失手了,抱歉啊。」
「不过我看你好像学得也差不多了,不如我们正式来一把吧。」

治疗记录(四)第二页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在罗昂的挑衅下,艾诺先生当着公会成员的面接受了挑战。但面对战斗经验丰富且争强好胜的罗昂,艾诺先生一次又一次地被打趴在地上。就在海薇决定制止这场比赛时,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冲上了台。
我能够理解艾诺先生同意罗昂的邀请,是不想在公会同伴的面前丢脸,可现在的局面却比直接拒绝更加糟糕。
「五……四……三……」倒数到三秒时,艾诺先生勉强跪了起来,但罗昂不给艾诺先生任何机会,猛地向前踹去,虽然自己也倒退了几步,但成功将艾诺先生再次踹倒在地。
尽管艾诺先生比罗昂要粗壮一圈,但没有实战经验加上内心充满恐惧,慌乱之间学的所有技巧都用不上,战况完全是一边倒。
台下的观众为了这场单方表演发出狂热的呐喊,在裁判读秒时,我在一片嘈杂中听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
「你看这边台上的那个,是不是三头狮公会的?」
「哟,这不是那个看着挺凶的大块头吗?怎么这么弱啊?」
公会里其他几位成员此刻面色都极为难看,那名少年瞪大双眼看着台上自己的偶像此刻正狼狈地尝试从地上爬起来,双拳攥紧贴在身体两侧。
倒地、挣扎。艾诺先生蜷缩在地上,眼皮青肿,却还在缓慢地试图起身。
就在罗昂不耐烦地试图用肘击结束比赛时,一道身影翻身上台,裁判没来得及阻止。
「三头狮」的那位金发光灵冲过去牢牢抓住罗昂的手腕,一字一句地说:「欺负一个不会打架的有什么意思?我来做你的对手。」
黄昏将影镇笼罩,我站在艾诺先生和柯里昂先生后方,看着两个沉默的男子坐在街边路沿,一起抬头看着晚霞。
「基尔克他们退出公会了。」
「……嗯,抱歉。」
他们抬手喝了一口饮料。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拆穿我?」
柯里昂先生透过手里的玻璃瓶,看着天边落日,水波纹在他脸上投下斑驳:「拆穿你做什么?留着你做招牌揽客,不是效果一直挺好的么。」
「不仅我,奥威尔、塞琳、泽他们都知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每次打架的时候,拳头都落不到你身上?」
艾诺先生抬手想挠挠头,却碰到了伤口:「嘶……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幸运呢。」
「呵,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金发光灵笑起来:「……不过,正因为有这样的你,才能把我们几个难搞的家伙集结在一起,成立了三头狮吧。」
艾诺先生的动作停顿片刻,随后将瓶子放在面前的空地上。天边的归鸟鸣叫三声,他哑着嗓子低声说:「我会退出的。」
柯里昂先生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拍了拍身旁男人的肩。
「三头狮」的名声大幅下滑,艾诺先生的退出保住了它最后的生存机会。但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一度以为他回到了出生的那片沙漠。
直到今天,当我回到咨询室时,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袋子。
我在办公室里打开它,一股香甜的气息扑鼻而来——
里面装满了印有三只小狮子图案的饼干。
后续计划:
已结束。
                                                                                                              心理师: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