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彼方

海之彼方

从启光某个已经成为仓库的旧教室中发现的手写笔记,像是某个上课走神的学生随手写下的消遣故事。故事中的安东尼奥与菲尔斯在启光的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人已不可考,但东方大陆的传说在阿斯特拉流传至今。

一个约定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阿斯特拉的光灵之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海的彼岸、遥远的东方有一片神奇的大陆,光灵们在那里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但是海上永远肆虐的风暴阻隔了阿斯特拉与东方的航路,没有人知道那片大陆是否真正存在。
「传说,在遥远的海的另一边,有一片与阿斯特拉一样宽广的大陆,出产一种和光珀一样温润的宝石。那里的光灵们过着平静的生活,有着吃不完的好吃的,也不用为了与暗灵战斗而发愁。」
金发的脑袋与黑发的脑袋凑在一起,两个小小的少年披着同一条薄被,翻看着一本已经破破烂烂的故事书。
「真羡慕啊。要是能到那片大陆去生活,是不是就不用每天都吃干巴巴的锯末面包了?」
金发少年托着下巴,出神地凝视着油灯跃动的火苗。
在他身旁,黑发的少年抚摸着泛黄的书页,犹豫着问:「但是,安东尼奥,那只是个传说吧?不管是启光的科学书籍还是白夜城的故事书,都说东方的海面上存在着永不停歇的巨大风暴,连洋流都是紊乱的,更别提有什么东方大陆了。」
「菲尔斯,你不懂。」名为安东尼奥的少年摇摇头,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比油灯火苗还要明亮的光,「那些人根本就没去过海的另一边,怎么能那么肯定地说海对面什么都没有呢?」
「你的意思是……?」
「启光拥有整个阿斯特拉最强的技术实力,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它制造一艘史无前例的坚固航船,用它穿越风暴和乱流,去看看东方大陆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真的可以吗?」菲尔斯看看安东尼奥,又看了看那本陈旧的故事书,不甚确定。「虽然启光的技术很强,但是并不临海,也没有太多的资源能让我们随便用来造船。大家过得都很不容易,不仅每天都要面对暗灵的威胁,还常常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
「总有一天我们会把暗灵都打跑,然后过上平静富足的生活,到时候就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造船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从现在就开始学习造船需要的技术,等我学成、造好了船,咱们一起去寻找东方大陆!怎么样?」
菲尔斯看着目光热切的安东尼奥,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郑重地点点头。
安东尼奥就像他说的那样,努力学习着造船与机械相关的知识。他有着极高的天赋和用不完的热情,尤其是他那双灵巧的手,似乎能够在转瞬间修好任何损坏的机器。大家都认为,安东尼奥能够成为整个启光最优秀的机械师之一。
看着仿佛在闪闪发光一样的安东尼奥,成绩平平的菲尔斯由衷地希望他能实现他的愿望。

两位青年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安东尼奥与菲尔斯从学校毕业后被分派到了不同的工作岗位上,而当他们再次重逢时,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安东尼奥和菲尔斯从学校毕业时,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岗位。头脑灵活、动作迅速的安东尼奥作为工程兵被派往前线,而心思缜密、作风严谨的菲尔斯留在了后勤部队。那时候,启光周边的战况已经初步稳定,暗灵也不再像最初那样活跃,大家都以为过不了多久,战争就会彻底结束。
但是紧接着,暗潮危机爆发了,迎接光灵们的,是暗灵更猛烈的进攻。
安东尼奥是随着重伤的士兵们一起从前线撤回迦南城的。一听见挚友回来的消息,菲尔斯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向着迦南城入口飞奔而去,而映入他眼中的,是安东尼奥蒙尘的金发、失神的眼睛,以及两条空荡荡的衣袖。
菲尔斯没有问安东尼奥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只是拍拍挚友的后背,给了他一个拥抱:「回来了就好。」
安东尼奥没有回应他。
自从那次以后,安东尼奥就好像换了个人,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依靠着极少量的配给过活。不管菲尔斯怎样敲响他的房门,得到的回应也总是一句冷冷的「不要管我」,甚至有时候连回应都没有。
「请开开门吧,安东尼奥,我很担心你。」
不知道第几次,菲尔斯站在安东尼奥家门前,恳求着想要见到他。他带来了最初两人一起翻看的那本故事书,希望这件充满回忆的物品能让安东尼奥敞开心扉。
「我带来了咱们曾经一起读过的那本书,你还记得它吗?自从那个时候起,你就想要造一艘足够坚固的船,穿越风暴和乱流去寻找东方大陆……」
「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现在对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门的那边传来安东尼奥沉闷的声音。
得到了回应的菲尔斯一个激灵,几乎是贴着门对里面的人说道:「有用,当然有用!你有那么丰富的机械维修和制造经验,还知道许多我怎么学都学不会的知识,请你指导我吧,我们一定能造出那艘船,然后一起去寻找传说中的——」
「别说了!」
安东尼奥的吼声打断了菲尔斯,走廊里只剩一片寂静。
「别再说了……」
他这样祈求道。
面对着紧闭的大门,菲尔斯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说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重新振作起来的,等着我。」
在那之后,菲尔斯独自一人离开了,而安东尼奥继续将自己关在房中,拒绝与任何人见面。
过了不知多久,当安东尼奥几乎以为整个启光联邦都已经将他这个失去了双手的机械师遗忘的时候,他的房门前传来了久违的敲门声。安东尼奥以为是菲尔斯,于是费力地从椅子上起身,想要赶走不识趣的敲门人,却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您好,请问是安东尼奥先生吗?我是信使工会的,有您的信件。」
安东尼奥正要赶走那人的话语卡在喉咙里,最终成为一句询问:「哪里来的信?」
「是一个叫菲尔斯的人给您寄的信。那个……寄件人特别嘱咐说您可能不太方便,如果需要的话,让我把信件读给您听。」
安东尼奥愣在门口。
「安东尼奥先生?您还在吗?」
「……你读吧。」

三次邀约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安东尼奥的家门再次被敲响,信使工会为他送来了一封来自菲尔斯的邀请函,邀请他一起去实现那个遥远的梦。
信使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读起了信件的内容:
致我的朋友安东尼奥:
好久不见!
我向上级申请了与白夜城合作研究远海航行用的船只的研发项目,目前正在一座隶属于白夜城的沿海城市进行前期工作。我得到了那里一座船坞的使用权,正要开始造船,如果能得到你的指导,一定可以事半功倍!期待你的加入!
你诚恳的菲尔斯
信使读完信,紧接着补充:「寄件人还说,如果您有任何回复,就让我记下来转交给他。」
门的对面,安东尼奥喃喃自语:「他竟然真的去造船了……」
「先生,您有什么要回复的吗?」
「没有。」
「可是……」
「像他那种前途一片光明的人,我这样的家伙再去打扰,只会给他带来麻烦吧。」
那是菲尔斯第一次向安东尼奥发出邀请,安东尼奥拒绝了。
菲尔斯第二次向安东尼奥发出邀请已是两年后。他的研究遇到了一些麻烦,船身上的一些金属螺栓总是强度不够,在风浪大的时候容易承受不住压力发生断裂,威胁船只的安全。因此,菲尔斯写了一封信向安东尼奥求助他的意见,同时再度邀请安东尼奥加入他的研究。
门外的信使读完了信,踌躇着对安东尼奥说:「先生,寄件人真的很需要您的帮助。」
安东尼奥仍旧没有打开大门,但只是过了不久,门里传出他沉闷的声音:「告诉他,有一种专门用于固定迦南城城墙上大炮的螺栓,由于使用了特殊的材料和工艺,所以能够耐受长时间的强烈震动。利用与它相同的工艺制造出来的螺栓,应该能够满足造船的需求。」
门外传来信使惊讶的声音:「诶?!好、好的,我立刻向收件人回复!那,先生,关于寄件人邀请您参与研究的事……」
「不去。」
安东尼奥再一次拒绝了菲尔斯的邀约,但是这次的回复却仿佛让菲尔斯看见了难能可贵的希望。一次次地,菲尔斯拜托信使给安东尼奥捎去他的口信,报告航船研究的进度,也会向安东尼奥询问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安东尼奥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知识和曾经在战场上维修设备积攒的经验,帮助菲尔斯解决了无数难题——只是他从未走出房门、应菲尔斯的邀约参与研究。
直到许多年后,他等到了菲尔斯的第三次邀请。
「先生,寄件人说船已经造好了,想邀请您去参加庆功宴以及首航仪式!」
门外的信使快活地说着,门内的安东尼奥静静地听。远海航行的铁甲船终于制造完成,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早就通过电报传遍了迦南城的每个角落,就连安东尼奥沉寂的心也在听见消息的时候感到了久违的雀跃。
但是这一次,他仍旧选择了拒绝。
「这艘船之所以能造出来,全都是他自己的功劳,我明明只是躲在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没做,怎么好意思去与他争风头呢。」
「但是寄件人说,他是想要与您一起实现寻找东方大陆的梦想,才造出这艘船的……」
「那我祝他成功找到东方大陆。」

第四封信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安东尼奥终究没有与菲尔斯一起乘船前往东方大陆。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不久,他收到了来自菲尔斯的第四封信。
命运似乎总喜欢捉弄那些可怜的人。在拒绝了菲尔斯的邀请后不久,安东尼奥就通过电报得知了一个噩耗——菲尔斯与船一起被卷进风暴,最终失去了联系。在出动数支搜查队、寻找多日未果后,启光联邦最终将菲尔斯连同他的船队一起列为了失踪者,不再进行寻找和救援。
安东尼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虽然隐隐担心过风暴的危险程度,但他信任菲尔斯的谨慎和判断能力,认为他一定能够审时度势,就算无法顺利找到东方大陆,也能平安返回。
只是天不遂人愿。
安东尼奥一人背靠着紧闭的房门,这一次,他甚至连活下去所必须的食物和水都不想吃,不想喝。在他的内心深处,一个与他自己如出一辙的声音一遍遍地对他说:「都是你的错。如果你去帮他一起造船,或许他就不会失踪。」
「都是你的错。」
「都是……」
「安东尼奥先生,您在家吗?」
安东尼奥脑海中的低语被门外信使的声音打断,他吓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
「有您的信件,寄件人仍然是菲尔斯先生。」
「菲尔斯……给我的?」
「嗯。菲尔斯先生在起航前曾经交给我一封信,他说,如果您没有跟着他一起去,而他又出了事故的话,就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您。」
门外的信使吸了吸鼻子,继续说:「需要我读给您听吗?」
「……不,这次我亲自来读。」
安东尼奥用肩膀压住门把手,费力地打开门,这是他时隔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在外人面前。
看到他的情况后,信使从背包里取出一封信,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纸取出,在安东尼奥面前展开。
致我的朋友安东尼奥:
如果你收到这封信……那一定是意味着我出事了。
我曾经设想过无数种这件事的结果,这应该是最坏的一种,我不愿意去想,但也不得不为此做好准备。
我写这封信,主要是想最后再对你说一句,希望你能走出过去的阴霾,面对未来。虽然你一直在拒绝我的邀请,但从你为我一次次解答难题的过程中,我知道你已经逐渐找回了自我。你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还在害羞。过去那个热情又积极的你只是藏起来了,但从未离去。
希望你不要为我的失败而感到自责或悲伤,毕竟我们曾经一起为了实现梦想而努力过,只不过结果不尽如人意而已。
就让我这个失败者最后给你一个惊喜吧。在造船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位研究者,他正在研发一款义肢,虽然还不够完美和灵活,但一定能对你有用。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到信里写的地址去找他吧。我看过他的研究过程,一定……一定能让你恢复原样的。
祝你未来的生活一切顺利,以及,不要忘记你的梦想。
你诚恳的菲尔斯

五年以后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在菲尔斯的鼓励下,安东尼奥逐渐从他的房间中走出,重新开始了他的生活。五年过后,他收到了一封意想不到的来信。
「当使用这个结构的时候,就有必要考虑光能在传输过程中的损耗系数,不要小看损耗,最细微的一点误差逐渐累积,最终都会导向不同的结果。」
安东尼奥站在讲台上,金属的义肢捏着粉笔,颤巍巍地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又一行公式,讲台下的学生们认真地听着,没有一个人开小差——正如当年还是学生时的他和菲尔斯一样。
五年前,当他收到菲尔斯最后的来信时,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并且决定不再辜负菲尔斯的期望。按照信上写的地址,安东尼奥找到了那位研究者,并在他的帮助下安装了义肢。虽然那双机械手臂仍旧没办法让他像过去那样灵活地维修机械、拿起重物,但他还有他的知识,他还能拿得动粉笔。
安东尼奥找到了新的方向。
铃——!
随着下课铃的响起,安东尼奥准时地宣布了下课,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教室,只剩他一人留在教室里整理着教案,为下一堂课做着准备。
「安东尼奥先生?」
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安东尼奥,他看向教室的门口,那位之前一直为他送信的、来自信使工会的信使站在门外,双手捧着一个用纸包着的包裹。
自从他走出家门、重新融入社会后,就再没见过这位信使。他以为信使已经完成了替菲尔斯送最后一封信的工作,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面对这位不算熟悉的老朋友,安东尼奥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好久不见啊,这次找我,是又有我的信件吗?」
「当然,而且我打赌您绝对猜不到这次要给您的信来自哪里、收件人是谁。」
信使颇为神秘地笑着,将包裹塞进安东尼奥金属的双手中。在信使注视的目光里,安东尼奥拆开了包裹在外边的纸,露出里面沉甸甸的物件——一个塞着软木塞的玻璃瓶,瓶中是一个已经锈得不成样子的螺栓和一张卷起来的纸条。
安东尼奥的视线被那颗螺栓深深吸引,就算螺栓已经几乎成为一个锈疙瘩,但那型号错不了,正是菲尔斯用来建造远航船使用的螺栓型号。安东尼奥当年回答菲尔斯的第一个问题,正是如何提升这种螺栓的强度,让它能经历风浪也完好如初。
安东尼奥用颤抖的双手拔掉瓶塞,倒出瓶子里的螺栓和纸条,小心翼翼地将脆弱的纸卷展开,上面只有简短地几行字:
如果有阿斯特拉的光灵捡到这个瓶子,麻烦请将它交给迦南城的安东尼奥。
嗨,安东尼奥。是我,菲尔斯,我还活着,并且真的找到了传说中的东方大陆!多亏你的提议,远航船才能撑过暴风雨,并且撑到靠岸才损坏解体,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不过远航船损坏,我也暂时没机会修好它,一时半会无法回到阿斯特拉。
安东尼奥,在东方的这段时间,我很想念你,也很担心你,所以我在海岸上放了几百个这样的漂流瓶,希望能有那么一两个顺利漂洋过海,最终被送到你手中。我想告诉你,东方大陆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梦想,是我们两个一起实现的。来找我吧,安东尼奥,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再造一艘远航船出来。
我在东方大陆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