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冒险者笔记

无名冒险者笔记

无名冒险者的笔记,记录了他或她在冒险者生涯中努力工作,攒钱想要成立自己的冒险者小队的事迹。笔记撰写年份不详,但应该在近代,每一小节的标题处只标明了月份。笔记字迹清晰,易于辨认,字里行间甚至充满着乐观的情绪。

3月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无名冒险者完成一次行动任务之后的回忆。出于保密的原因,冒险者将某些地名空缺了下来,于是那里就只剩一片空白,没有给人留下猜测的余地。
这次我们的任务是前往□□□□,全数歼灭藏在里面的敌人。钱给得很多,希望这一票能让我多攒一些。装备和食品消耗想想就头疼,但不攒钱的话,就永远没办法组建自己的小队,我们几个只能像现在一样跟着别的队伍混日子,所以一定要攒钱。小队名称我还没有想好,不过不着急。
□□□□的地形很复杂,按照任务指示,我们要跟着另外一队冒险者潜入一条地下通道。但通道里状况不明,而且不能使用闪光弹,因为这次是秘密潜入。潜入之前我有点担心,如果通道里面有什么埋伏或者陷阱,我们就不妙了。但幸好最后平安无事,当时还有一只蜥蜴从我脚底下溜过去。
从通道里钻出来,就到了□□□□的腹地,我们走了一条荒无人烟的小道,包抄到了他们的藏匿点后面。从我们那个方向看,藏匿点真的很乱,但不是因为战斗,更像是因为他们来不及打扫或者根本不愿意打扫。角落里到处散落着丢弃的垃圾,废旧衣物,还有吃剩的食物。他们好像根本没有任何防备。
按照预定计划,我们轻而易举地彻底消灭了他们。但是浪费的弹药好像有点太多了。当时我们扔进去五六个火雷,那可是我们自己配的啊,用一个就少一个。但队友们都说,如果能顺利完成任务,拿到的报酬足够我们补充新的了。我还是觉得他们有点太乐观了,虽然我也希望能多拿点报酬。
对了,我们自己的小队名字,就叫火雷小队吧。要干就要像火雷一样,惊天动地!

4月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无名冒险者的另一次记录,之前的行动似乎没有拿到合适的报酬,而这一次的行动似乎又有令人焦灼的难题。
上一次的报酬拿到手了,比想的预想中要少得多得多得多。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暗灵的袭击,雇主失踪了。所以我们只好躲起来,等暗灵走后我们再寻找,结果只找到了一点点报酬。看在雇主已经没有的份上,我也无法苛求更多了。
我们还讨论了这次要接哪个任务。真没想到,我们竟然有挑选的余地了。一共有两个地方伙人派来了的任务,一个是由□□□派来,去攻击□□的成员,一个是由□□派来,去攻击□□□的成员。我们都觉得很有意思,□□□和□□都不约而同地找到上了我们。所以现在是由我们来决定要站在哪一边了。
我想选择为□□□攻击□□,因为我不喜欢□□那个地方,满口都是虚伪的口号,可也只知道用虚伪的口号让人替他们卖命了。还有他们的老大,高高在上,令人厌恶。
但另一个队友认为替□□□攻击□□很困难,毕竟□□的防备很相当严密。但话说回来,从难易度的角度来考虑,为□□攻击□□□就很容易吗?□□□可是在□□□那种地方啊!
算了,随便哪个任务都好。为了组建自己的小队,怎么努力都不为过。不过,尽可能的话,我是不想喊着虚伪的口号为□□去卖命的。

5月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经历了失败的讨薪,放弃了难以完成的任务,无名冒险者似乎找了一份不太像冒险者的工作。意外的是,对于这份工作,冒险者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了某种喜悦之情。
不管是替□□□攻击□□的成员,还是为□□攻击□□□的成员,我们都没做。经过大家的讨论,我们都觉得,□□□和□□不管哪一方,防守都很严密,想要打进去,起码要有破城锤或者超级投石机才行。像我们这种冒险者,武器都很难搞,这样困难的差事根本做不来。
因为放弃了两个大任务,我们的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最近连吃饭都是难题,更不要说什么自己组建小队了。幸好我们找到了一些简单的零工,包三餐,包住宿,所以暂时不愁生计了。但队友们都觉得替别人打扫房间和院子很难堪,不太开心。但是的但是,我竟然觉得,这比做冒险者到处跑要好多了!身为冒险者,我是不是不太合格啊?
打扫房间的时候,房间主人不在。但我觉得这可能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的房间。床软软的,铺着粉色的被单,床上还有一只毛绒玩具小熊。小熊的耳朵破了一只,打扫完房间没事干,我就帮它把耳朵缝好了。那个时候我更觉得自己不像冒险者了,竟然连针线活都做得这么熟练。
但话说回来,我和队友们的针线活都挺熟练的,因为作为冒险者四处乱跑的时候,总是容易把衣服搞破,我们买不起新衣服,只好自己缝,一来二去就很擅长缝纫了。哎,如果不做冒险者,没准我们可以做个裁缝小队什么的,兴许比当冒险者赚得多,还安全。

12月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无名冒险者的最后一份笔记,记录了冒险者对过去生活的怀念,以及开启新生活的计划,读起来使人充满希望。
自从不做冒险者之后,好久都没有写笔记了啊。再次翻开的感觉真是令人怀念。
不过我很高兴自己不再做冒险者了。我果然不太适合到处跑,没办法完成那些艰难的任务。想要和大家一起成立一个自己的冒险者小队,但是始终没攒够钱。到最后我们干脆去给□□□□□打扫房间赚钱了。真是太丢人了啊。
虽然以冒险者的身份去打扫房间很丢人,但我们干了一阵之后,才发现包吃包住的生活原来这么美好。我还顺便缝好了一只毛绒玩具小熊,结果被□□□□□发现我真的很会做缝补工作。我骄傲地向□□□□□提到,我们几个都很擅长缝补衣服。那时的我心里充满了自豪,比完成了什么艰难的冒险者任务还自豪。
结果,谁能想到呢?□□□□□看中了我们的缝补手艺,让我们组团开了家裁缝店。现在,我们不再是流浪的冒险者,而是□□□□□金牌裁缝店的一员了。店的名字也很响亮,叫做火雷裁缝店,这是我们原本给我们自己的冒险者小队准备的名字,但用在裁缝店上,也挺好的。
而且啊,我们火雷裁缝店的生意真的很好。□□□和□□的人都来找我们缝衣服。我还是不喜欢□□,所以给他们缝衣服的时候,我总是故意把扣子缝得很紧很紧,让他们系起来很费劲。但没想到,□□的人就喜欢这种紧绷的扣子,说是可以勒紧士兵的肚皮。我就说,他们□□天天要求这些士兵这样做,真是奇怪!
不管怎样,在裁缝店里缝缝补补的生活,比做冒险者好多了。我和队友们都是这么想的。一个队友已经准备攒钱娶媳妇了,我也在考虑组建自己的家庭。我们还打算开发自己的军服品牌,名字当然也叫火雷军服。早晚有一天,我们要让□□□和□□都穿上我们的军服。
就写到这吧,有空的话,我还是会来记笔记的。不过裁缝店真的很忙呢。哈哈,越忙越好,越忙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