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油食谱

红油食谱

伟大的美食家兼旅行家,红油沙漠的料理铁人,各种肉质品鉴家就是我啦!看你这样明显是个新手啊,肯定是刚来沙漠的吧?拿着强尼叔叔给你写的这本食谱,至少在你饿倒之前不用啃沙子啦!为啥?沙子那玩意吃完了可不好往外排啊!哈哈哈!

红油风情小吃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来咱们红油沙漠,就得吃点外面吃不到的。你要是想吃开什么菜和金什么门的还是哪儿来哪儿回去吧!来了红油沙漠就得吃沙虫干!炸蟋蟀!整只蒸骆驼!红油仙人掌!
行,今天就教你处理沙虫和制作料理,毕竟这红油沙漠上到处都能拽出几根这小东西。不过想把它做好吃了也不容易!先挑选几根20厘米以上的沙虫,太小的你就扔回去让它们继续吃沙子。先处理一下——剥皮,洗一下里面的沙子,然后就可以串起来来了。当然,如果你想尝尝最原汁原味的沙虫,也可以省略这一步。
对了,如果用的是沙虫干,那基本步骤也一样!如果你现在已经饿得走不动路,那就直接上火烤,不过答应我别直接用手拿着它上火行吗?我每年都会接到笨蛋来信说:「强尼叔叔我把手指也一起烤熟了怎么办呀」。你问我手指头烤熟了怎么办?赶快去找医生啊!
不过要是你有一口锅,那已经是红油沙漠里的体面美食家了。先把你处理完的沙虫直接下进热锅里,加盐翻炒到变色发黄有香味,然后加入烟熏辣椒和炸蝗虫,再按顺序加入一大勺辣椒酱、四分之一勺蒜粉、四分之一勺甘牛至、五大勺酸奶油,最后加水煮二十分钟,出锅时候撒上蕺菜和芫荽,就是强尼叔叔的手快沙虫蝗虫汤了!都没有的话你就想吃什么放什么,反正煮熟了就行!
下次强尼叔叔教你怎么做整只蒸骆驼,记得先准备一只能塞进骆驼的大蒸笼。找不到吗?那就自己去造一个!很简单的!

杯饮洗沙尘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如果认为这片沙漠上全都是喝红油助兴的家伙,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今儿强尼叔叔就带你逛逛红油沙漠里最地道的「沙虫转转转」餐馆,啊?你还没成年?那你就喝骆驼奶吧!
虽然你可能是个没成年的雏儿,但既然选择踏入这片沙漠就免不了和这家餐馆打交道。人人都说餐馆老板和醒山是好兄弟,所以我劝你进来之后还是低调点,别咋咋呼呼的。因为就算没有红油扳手做后台,这家店里装的防卫机炮也能把你吓倒。也就我写这本书的半个月前吧,我就看到一伙小崽子不知天高地厚地在餐馆里闹事,结果呢?不到两分钟就被弄得人仰马翻。所以我劝你没点实力就老老实实吃饭,客客气气说话。
不过这里的龙舌兰确实是一绝,别的地方的龙舌兰都是用仙人掌切碎,就加几根龙舌兰叶子烘烤制作,然后放进油桶里加水变成奇妙的饮料。一杯里面有七成仙人掌,二成红油凝脂(说红油沙漠的人都喜欢喝油就是这么来的!),一成沙子。要我说那叫个啥子龙舌兰,改叫仙人掌汁风味饮料得了。不过这家就不得了了,他们用的是纯蓝色龙舌兰草(谁知道从哪弄来的),没那些乱七八糟的!在烤炉里用700度的高温烘烤五天以上等它释放出天然汁液,接着用扳手或者锤子把龙舌兰草打碎,再用石磨——那玩意好像叫石磨吧——磨碎出浆再放进橡木桶里存放(我就没见过橡树长什么样)。倒进杯子里之后呈金黄色或者偏棕红色,舔一口北境那边弄来的海盐粒,再来一大口龙舌兰。那感觉!真的很奇妙!你要是来的话我强力推荐!
另外他们最近好像新加了个新饮料,是冰块、青柠汁、姜汁还有一点爱调成的,名字么,好像叫什么什么骡子,你有机会自己试试吧!

旅行骆驼商队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等等?你是个素食主义者?拜托,这不是你放弃大口骆驼肉的理由——你可以把它当成水果啊!你不说、我不说,那这骆驼肉就是一盘水果!只要你吃了,就肯定会爱上它!
强尼叔叔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想要走遍沙漠的,谁还没撞过一两次脑袋呢。就脑瘫的那一次,我就差点倒在沙漠里,要不是路过的旅行骆驼商队把我从沙子里挖出来,我早就化为尘土了。但也正是这个际遇,让我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骆驼肉——由商队长亲手烹调的大口骆驼肉(商队长让我一定要尝尝他的手艺,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肯定不会拒绝)。
大白盘子里,骆驼油噼里啪啦地炸裂开来,焦熟的骆驼肉饱含粗壮的纤维,看起来比牛肉涩口,然而却入口即化。用牙齿撕开肉的瞬间,口水和油水混在一起流下,香气喷涌而上,冲撞你的脑门。质朴、纯正的肉味,不需要任何其他作料,吃完后让人很想在沙漠里裸奔。(当然,你要真敢这么干,难保不会收获一梭子子弹。)
选骆驼的时候,是商队长跟强尼叔叔我一起挑选的。一水的骆驼各个膘肥体壮,究竟选哪一只让人十分犯难。毛亮的那只吃得太多,该宰了;腿长的那只因为腿太长似乎是崴到脚了,这可是要命的大病,该宰了;哎哟,这只怎么瘦成了这样,都皮贴骨头了,留着怕是也活不长了,该宰了。
看了一圈,我们最终选了一只最胖、油水最足的,据商队长说太阳太晒,怕这只撑不住,必须提前宰了。我是没看出它有什么病症,但管骆驼的都这么说了,咱也不应该和美食过不去。
这一顿我们整整吃了一个晚上,配合着骆驼奶混沙子的杂酿,那真是唇齿留香。喝到尽兴的地方,我问商队长:「这么好一只骆驼宰了不心疼吗?」商队长说:「这有什么好心疼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更何况……」他狠狠地灌了口骆驼奶,「这是我兄弟的骆驼群,我兄弟的商队啊,吃吃吃,管他的」。
不管怎么说,大口骆驼肉这种「水果」(你要是素食主义者,那它就是水果!!),在沙漠混的都得尝一尝!

热辣沙漠的奇梦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热力!激辣!辣可是红油沙漠的标签!辣到耳朵冒烟,辣到喉咙喷火,辣到脑壳都被蒸汽顶飞!你要连辣都吃不了,那你肯定忍受不了红油沙漠的风沙。有句老话说的好,「能吃辣才厉害」。
不会有人不知道极辣拉面怎么做吧?
煮面捞起来备用,四碗水倒入锅中,加浓缩猪骨汤和超级辣酱,再倒进去你想吃的菜和蛋液,煮好之后倒入碗中,大功告成(这都不会真该多看看强尼叔叔的食谱)。
但今天强尼叔叔想讲的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而是我吃过的最辣、最辣、最辣、最最最最辣的拉面——「拉爆球拉面店」的极辣口味。
极辣口味的套餐包含一杯水还有一小瓶奶。吃的时候要将面、汤还有肉全部放进勺子里,然后一口闷下。只需要一小口,强烈的灼烧感就能将人拉入强烈的口味之中。
首先涌上来的是极致的口干舌燥。伴随着强烈的痛感,我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荒漠。我感觉自己走在世界上最干旱的地方,地面皲裂,头顶的太阳越变越大。我身体中的水分迅速流失,皮肤起皮。嗓子的疼痛不断拉扯着我,迫使我不顾一切地喝下了旁边的水。
水的滋润让强尼叔叔我的大脑晕晕乎乎的,随着水涌入喉咙,我眼前的场景也再度变换。那是一片绿洲,笼罩着烟雾,烟雾中人影绰约。他们簇拥上来,将我拉近了绿洲,然而就在我沉浸于舒适中时,强尼叔叔我却倒在进了沙子里(喝水不解辣,大概是之前的辣味反上来了)。沙子里涌出了炙热的岩浆,我整个人掉入其中,不断下坠,最终落入到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到这里就是辣的尾声了,然后我喝下了放在一边的牛奶。我的身体几乎立刻重获生机,眼前乌漆嘛黑的阴影也散开了,升腾起白白的雾气,那感觉就像刚刚泡温泉(下次的主题就选温泉美食系列吧)。
以上就是关于极辣口味的体验。
话说关于这个面的做法,强尼叔叔也请教了厨师,然而制作方法出奇的简单,就是强尼叔叔开头写的那些。至于它为什么那么辣——据厨师说,是加了特别的调料。
至于到底加了什么,那就是秘密了。

吃不撑美食节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年轻人得树立远大的理想,不说吃遍阿斯特拉,至少得吃遍红油沙漠吧。你那么紧张干吗?又不是让你把沙漠的沙子吃干净!不过据我所知,沙子石头饭是鲨齿岛的名菜之一……
位于红油沙漠翡翠湖边的丰收小镇,汇集天下美食,每三年就会举办一次「吃不撑美食节」。白夜城、启光联邦、北境甚至远东的优质食材,都会在这里出现。沙子石头饭、羊肉泡馍、蛋黄卷那是应有尽有,堪称食欲的乐土。我觉得吧,人一生至少得去一次美食节,强尼叔叔我可是三岁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去美食节骗吃骗喝了……呸,独当一面?独自闯荡?嗨,管他的。
就是那一年,我记得相当清楚,我左手拿着烤毛毛虫,右手攥着嘎吱嘎吱油油干,嘴里面含着炸弹跳跳糖,在混杂的味道中捕捉到一缕奇妙而微弱的香气。我跟随着香气来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摊位前,摊主是个独臂的年轻人。要问他具体长什么样……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着是张还算年轻的脸。但他摊位上的食物——蟹皇嫩肉,我是永远、永远都忘不了。
晶莹剔透的蟹肉有着亮闪闪的红痕和白霜一样的内里,仿佛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只是单纯地将刺身呈现在食客面前。然而吃进嘴里却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汹涌感,腥咸中带着甘甜,仿佛被巨大的浪潮拍打、淋透。那是博学多识的强尼叔叔我也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海洋。
然后,那个摊主开口了。他说:「这就是他的人生菜谱。」
这里强尼叔叔要给各位正在阅读这本书的小朋友们科普一下职业知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职业叫做美食猎人,他们拼上性命探求美食的极致,捕获最珍稀的食材,只为完成自己的人生菜谱——就像这个兄弟,据说他在大海上独自闯荡了整整一年,捕获了最大的蟹皇,淋上了最深处的海水,撒上了最纯净的海盐,才制作出这一道蟹皇嫩肉。
从那之后,强尼叔叔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独臂男子,可能他又跑到什么深山老林里去狩猎食材了吧——我是觉得美食猎人永远不会满足,人生菜谱只有一道菜怎么够,起码弄个十道、二十道再说吧。
哦?你问强尼叔叔的人生菜谱是什么?
很简单,水煮沙虫蛋。将从沙子里扒拉出来的沙虫蛋放到开水中迅速煮上三分钟,就能收获光滑、白嫩而又美味的沙虫蛋,简单实惠又方便,随时随地都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