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达与巨像

艾达与巨像

海顿编写的《艾达与巨像》是空之山谷中广为流传的童话故事,也是空裔的启蒙故事书。这本书讲述了名为艾达的空裔少女与最弱小的巨像风行者号建立感应,离开空之山谷探索世界的故事。通过她们俩的冒险,艾欧里亚、极昼与极夜、光灵与暗灵等概念逐一展开。

最弱小的巨像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那一天,少女艾达与最弱小的巨像「风行者号」,乘风飞起,伴着星月上升,离开了她们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空之山谷。外面世界的一切像画布一样慢慢展开,天空中极光流淌,为冒险画下了梦幻的第一笔。
艾达时常会做梦,梦境笼罩着薄纱,轻轻撕开,能看到两个纤细的人影。
他们将怀里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婴儿床。风儿吹进窗口,将他们的身影吹散,只剩下简短的话语:「爸爸妈妈要离开了,去外面的世界。」
随着艾达逐渐长大,这个梦境变得越来越清晰。她看到了妈妈棕色柔顺的发丝,看到了爸爸微微发青的下巴。他们离开得也一次比一次决绝,离开时身体总会融化进奇妙的光影里。那种光亮艾达是熟悉的,只要抬头看向夜空就能明白,那是极光的色彩。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如果我也能像他们一样驾驶巨像,是不是就能离开空之山谷了?」——艾达这样期待着。
某一天,她的愿望得到了回应,她听到了来自空之山谷深处的声音。
「巨像就是为了天空而诞生的,虽然也有陆地型号,还有适用于海洋的型号,但是天空才是巨像的归宿!」
「那些大个子的巨像又蠢又笨,明明扇一扇翅膀就能飞到很高的地方,却总在空谷附近徘徊,一点野心都没有。要是我的话,我一定能飞到极光的尽头!我……我才不是在羡慕……」
「真好啊……有导航员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有导航员,应该就是有了朋友的感觉吧。」艾达轻声回答。
「吓!是谁!?为什么能和我对话……」停靠在空谷深处的小个子巨像被吓了一跳,她的指示灯颤抖地闪烁。「难道是幽灵!?空之山谷的怪谈!?总不会是有空裔来这个废旧巨像停靠场吧,那也太奇怪了。」
「可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空裔。」艾达灵巧地跳到小龙形状的巨像头上,脚底神奇的质感让她忍不住踩了又踩。
「喂喂喂,空裔就可以偷听人家的悄悄话,见面第一眼乱踩人家的脑袋吗?我漂亮的脑袋可不是谁都能碰的。」
「是很漂亮,上面还开有可爱的小花。」
「……人家是很可爱啦……所以空裔,你突然回应我的话是想做什么?要是恶作剧,我一定拼尽我最后的能源吸上一大口气,把你吹飞到天上去。」
「你也想飞到天上去吧?」艾达向面前的巨像发出了邀请,「我一直想去空谷外面看看,要不要一起?」
然而巨像却没有接受,只是默默地将身体向后缩了缩。
「虽然我是很想去啦,但我体型又小、存储空间也小、就连翅膀都是小小的……根本没有飞出空谷的能力……我做不到的吧……」
但是你想去。」艾达向巨像伸出了手,那一瞬间,一种玄妙的感觉将艾达与巨像连接在一起——「感应」。
巨像感觉自己扇动起翅膀,飞向高空,像是跃出水面的鲸鱼终于看到了海平面以上的世界。她们迎风而行,在天空的高处轻轻触碰星辰和极光。
广阔的世界在她们面前缓缓展开。
「所以,我叫艾达,你叫什么名字?」
「临空飞翔,迎风而行,我的名字叫风行者。」

巨像与毛茸茸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这些自称「亚人」的奇怪小动物,浑身上下都是舒适的毛发,真是好摸。即使是巨像也无法抵抗这样的可爱攻势!晒着暖暖的太阳,拥抱着这些毛茸茸的家伙,可以舒舒服服地躺上一整天吧。
破破烂烂的风行者和新手导航员艾达漫无目的地在空中游荡。一个小小的上升气流将她们颠得人仰马翻,再加上能源逐渐耗尽,她们不得不紧急迫降。
「啊,这种随随便便唐突开始的旅行,最后都会是这个结果。身子完全陷进土里了……我果然不擅长飞行!!不……等一下,你看起来也不擅长指挥的样子啊!」风行者通过意识连接与艾达对话。
艾达揉了揉脑门。在刚刚的颠簸中,她直接撞上了操作台,现在脑袋右侧还在隐隐作痛。但她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我确实不擅长这个,巨像感应的课程我一节都没上过,因为没有监护人。」
「什、什么?那你到底哪里来的勇气直接与我建立感应啊!!」
「嗯…..凭直觉吧。」她轻巧地站起身来,「但你可以相信我,我感觉我还挺擅长这个的。」
「你这家伙居然比我还要自恋,不过还挺有魅力的……但,我绝对不要再起飞了,我宁愿被埋在土里,也不要在空中被撞得稀巴烂。我就应该在巨像停靠场等待降解,而不是在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遭遇这些……这里看起来好阴冷!好潮湿!还有奇奇怪怪的蘑菇……」
「似乎还有不速之客呢——」
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一大堆手持武器的「动物」冲向艾达。
风行者紧张得闭上了眼睛。无法战斗的空裔柔弱得就像虾米,艾达肯定会被这些可怕的生物攻击的!她体内的「光能」颤动,问题像泡泡一样在机械通路里炸开。她一直是个胆小的家伙,无法好好飞行,没有办法帮到她的导航员,甚至当导航员遇到危险她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她好想哭,但巨像这样的机械造物也会流泪吗?
然而艾达的声音传来:「别害怕,风行者,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当风行者睁开眼时,她看到了这样一副景象:艾达的怀里抱着一只猫,她的脚边仰躺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空裔都不擅长战斗,但我却很擅长打架。他们冲过来的时候,我一把把他们撂倒,还摸上了他们白白的肚子,果然小动物都无法抗拒这个呢。」
这时艾达怀里的小猫说话了。
「无礼,我们可不是小动物,而是亚人!你们刚才压坏了我们这里最珍贵的珍珠蘑菇,理论上是要赔偿我们1000万的。但是看在你的按摩手法实在不错……就勉强允许你用劳动还债了!」
「亚人?」艾达有些疑惑地看着怀里的猫。
「喵呜,没见过世面的。能看见光的通路的是空裔;看不见光的通路,却能使用光能力的是光灵。」小猫伸了个懒腰。
「那亚人呢?」
「亚人能够用语言交流,体格强壮,但和光没有什么缘分——再给我挠挠那里——我们最大的优点是……」
「可爱喵。」

埋葬巨像的废墟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开满花的巨像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已经离开空谷太久了。曾经他和他的导航员也像艾达与风行者一样,怀揣好奇与希望来到外面的世界。但去看外面的世界一定是正确的吗?有的时候走得太远,连回家的方向都找不到了。
没有目标的旅行就像蒲公英,被风吹到哪里,就会在哪里生根。
这次艾达与风行者停靠的地方是一片荒芜的废墟,在这里她们遇到了来自空谷的同胞——一座开满花的巨像。
「它看起来奄奄一息,能源马上就要耗尽了。」艾达轻轻抚摸着年老的巨像,巨像轻轻颤动,像空裔一样呼出了空气。
「怎、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起飞呢?飞回空之山谷的话,一定能找到修复的办法。」风行者十分不解。
「因为,我已经找不到飞回空之山谷的道路了。地图、导航,都无法将我从迷途中拉回……」开满花的巨像缓缓睁开眼睛,「不如说是我已经在这个地方扎根了。」
艾达坐到巨像的面前。
「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
那体型巨大的巨像扬起了头颅。「我与我的导航员一起来到了这片森林,在这里我们遇到与空裔不同的种族——光灵。」
「啊,是那种能使用光能力的种族!动一动脑子,掌心中就能冒出水流。」
「哼,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们能飞吗?你要是感慨,还是应该先感慨一下巨像真的很厉害。」风行者嘟嘟囔囔,并没有把光灵看在眼里。
「我的导航员与光灵一同生活,也被光灵所接纳,但他依然感受到了一种孤寂。光灵与空裔是不同的,这里并不是他的家。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暗灵袭击了光灵的村落。」
「暗灵!」艾达心神震颤,一瞬间她的眼前出现了令人胆寒的影像。灰黑色的怪物从黑暗中浮现出身影,张牙舞爪,以极快的速度向艾达冲来。就在利刃即将攻击到她时,影像中断。
「我的导航员为了帮助这里的光灵,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们最终获得了惨烈的胜利,但这片居住地被暗能彻底污染,再也无法居住。一切结束之后,那些被他保护的光灵回到了这里,为我的导航员献上了花束,这些花朵如今正扎根在我身上,慢慢长大。」
艾达和风行者号沉默不语,她们想要安慰这座巨像,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要难过,孩子们。我从不嫌弃自己身上开满的花,也从不后悔在这里慢慢等待能源耗尽的日子,因为我能感觉到无限的生命力正在我的身体上苏醒过来。这片灿烂的花海是那些光灵对导航员的感谢,也是我对他的祭奠。」
这座巨像终于闭上了眼睛,切断了与艾达的感应。
废墟之中只有这一片花海摇曳。艾达想起了她的父母,也想起了空谷。她喃喃自语道:「去看外面的世界一定是正确的吗?去看外面的世界一定是……错误的吗?」

星之旅团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行驶在沙漠中的船只停靠在艾达与风行者面前,神秘的光灵旅行团突然出现。风扬起地面上的细沙,原来行船并非在沙地上航行,而是沿着星海的轨迹一路向前。
「沙子,到处都是沙子。如果停在这里,我的外壳一定会变得脏兮兮的……嘶,而且沙子好烫。」
艾达与风行者号飞行到一片沙漠中,在这里停靠整顿。
「辛苦了,风行者。但看看眼前吧,这都要多亏了你!」
灼热的太阳悬挂于天顶,将空气烤化。沙丘此起彼伏,向远处延伸。即使是巨像,在沙漠中也不过是一粒小小的白色石子。倘若不离开空之山谷,永远无法见到这样的景象。
「多亏了我……确、确实是这样!我还真是了不起的巨像!沙漠原来是这样子的啊!不过周围都没有人。」
「但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
原本安静的沙漠霎时间躁动起来。
「是……一艘船?而且它正朝着我们冲来!!要撞上了!」
可怜的风行者自从踏上这场旅途,就没有获得过安稳,如今还被一艘行驶在沙漠里的船只迎面撞上。
「好痛!!!!」风行者大叫道。行船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她的翅膀。
行船的主人捂着脑袋,从船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下来。
「你们好——完了,刚才那一下撞得还真是狠——我是星之旅团的团长,初次见面。我们是流浪的光灵,乘坐风船到处旅行,探索着世界上的奥秘。」
「我记得资料中说,船都是在海上航行……沙漠中怎么会有船?」艾达疑惑地看着船长。
「沙漠中当然没有船,但这里会有,你们看。」
艾达顺着团长手指的方向低头看去。她脚下的沙子被风吹散开来,露出了一片完整的「天空」。更加神奇的是,她们在这天幕一样的地面中,看到了一颗奇妙的星球。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艾欧里亚。」星之旅团的团长说道。
「像是泡在水里被掰碎的饼干。」风行者小声说道。
「确实,至于那一块饼干,就是你们的阿斯特拉。这个奇妙的世界,一边是永恒的极昼,另一边则是无尽的极夜,我们在一条细细的夹缝中生存。」
「探索世界的奥秘,就凭这条破破烂烂的船吗?」
星之旅团的团长挠了挠头说:「你别看船的外表破破烂烂的,它的里面装修得可是相当豪华。而且我们拥有最优秀的船员,你看我们的修理工——」。船上的光灵挥了挥榔头,似乎要展示什么,没想到一下子就把船体打破了一个洞。至于另一个光灵,似乎本来想潇洒地从船上一跃而下,却一头栽进了沙子里。
「丢人的家伙。」星之旅团的团长绝望地仰起头,但他还是飞快地调整好了心态。「开辟崭新的道路,探索未知的一切,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
「光灵都是这么奇妙的吗?」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是不会在沙子里开船的吧。」
「沙子?」艾达低下头,她脚下的星河不知什么时候重新被掩盖了起来,变回了细细的沙子,而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那艘船也消失了踪影。
星之旅团,是梦境还是真实存在的呢?

回到空之山谷

完成派遣后,有几率发现此册书籍。
艾达与风行者的足迹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但唯有一个地方留下了空白——空之山谷。或许是时候回到最初的地方了……
艾达坐在碧空岛的边缘,风行者掩藏在云雾之中。
时间悄然流逝,她们已经离开空之山谷很久了,一天、一个月、一年——也可能是几年。空之山谷的模样,在艾达的记忆中逐渐模糊。
「风行者,你还记得空之山谷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可是巨像,当然什么都记得,让我翻翻资料……啊,奇怪……怎么空之山谷的资料都不见了?难道是因为我储存了太多新的信息,挤占了这些内容的空间?不会吧……那我这储存空间也小得太离谱了……」
「我还记得那里有座白色的高塔——碧空岛也有白色的高大建筑,但是感觉还是不一样。空谷的白塔上时常会停着鸟儿,白塔下面是森林,地面上好像还飞舞着蒲公英。」
「……艾达,你当初为什么要与我建立感应,拉着我离开空之山谷呢?」风行者顺着艾达的视角望向远方。沙漠、平原、雪原、火山甚至是海洋,从这里似乎都能隐约地看见。如果不离开空谷就看不到这些,但离开了空谷,脑海中似乎就只剩下这些了。
「那时我总想找到梦中的那两个人……我的父亲和母亲。我……看起来好像很洒脱,但那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在空谷的生活已经烂透了,到哪里去似乎都比呆在那里要好。父母离开空谷不要我了,其他人的生活我也融不进去,整天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烂透了。」
「……我也一样。我从苏醒那时起就不是一座完整的巨像,听它们说我似乎是失败品,永远也飞不起来。我唯一的结局似乎就是躺在那个巨像垃圾场里,等待着能源一点点耗尽。能飞出垃圾场,至少比一直在那里呆着好吧。但奇怪的是,我现在还挺想念那个破烂地方的……」
「我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不那么在意寻找他们的事情了,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生活,而我也应该有我的。和你一起飞翔,比寻找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意思多了。」
「你你你——你这是在表白吗!?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可是巨像哎?巨像可以接受空裔的表白吗?哇,我的资料库里根本没有关于这种事的信息!!」
「表白这种说法也太肤浅了。我们是伙伴,心灵彼此连接,我想这是某种更深刻的关系。」艾达闭上了眼睛,她在操纵她的感应。「你能感受到吗?」
「……我、我感受到了。我还察觉到了你的想法,艾达,你是想……」
「空之山谷。我想,是时候回到我们相遇的地方了……」
在那些记忆消逝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