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之地

新生之地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收获沃野

收获沃野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遗落林原

遗落林原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星沉溪谷

星沉溪谷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礁石群落

礁石群落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月升礁岸

月升礁岸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旧日遗迹

旧日遗迹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湖畔密林

湖畔密林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花簇庭园

花簇庭园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林冠涓流

林冠涓流

荒原等待着它理所应当的新住户——在这方面,它少有挑剔,是个颇为厚道的房东。

纪念旌旗

纪念旌旗

每个人都必须经过的那条路,通往乐园与墓地的那条路。但至少我们都可以享受并记住这一天,以一种并不孤单的形式。
骑士的笑话,孤儿的动容,旅者的落脚—— 以及更多。

绿野园圃Ⅰ

绿野园圃Ⅰ

春日的风吹过新泥、吹过水塘。

绿野园圃Ⅱ

绿野园圃Ⅱ

春日的风吹过新泥、吹过水塘,吹到绿野的彼岸,去会一场玫瑰的花期。

瑰丽街区Ⅰ

瑰丽街区Ⅰ

时代的车轮将城市的一切向前推进,万千砖瓦相继更迭。

林荫街区Ⅰ

林荫街区Ⅰ

在喧嚣的浪潮中,人们将身心安居于此处。

蜿蜒河畔Ⅰ

蜿蜒河畔Ⅰ

一条河流承载着一个国家的过往。

蜿蜒河畔Ⅱ

蜿蜒河畔Ⅱ

一条河流承载着一个国家的过往,蒸汽时代的轰鸣与肮脏尽数于此间流淌。

瑰丽街区Ⅱ

瑰丽街区Ⅱ

时代的车轮将城市的一切向前推进,万千砖瓦相继更迭,关于城市的记忆将长久地藏匿其中。

林荫街区Ⅱ

林荫街区Ⅱ

在喧嚣的浪潮中,人们将身心安居于此处,此即“生活的哲学”。

菌落密林Ⅰ

菌落密林Ⅰ

真菌匍匐而上,侵染新的土壤。

菌落密林Ⅱ

菌落密林Ⅱ

真菌匍匐而上,侵染新的土壤,亦不赦免生灵。

诡谲湖泊Ⅰ

诡谲湖泊Ⅰ

嘘,请勿目望湖面,其次切忌涉足其中……

诡谲湖泊Ⅱ

诡谲湖泊Ⅱ

嘘,请勿目望湖面,其次切忌涉足其中……最后,留神身后。

沉眠林场Ⅰ

沉眠林场Ⅰ

血迹、断枝、破衬衫……谁知道链锯哪去了?

沉眠林场Ⅱ

沉眠林场Ⅱ

血迹、断枝、破衬衫……谁知道链锯哪去了?是什么味道?难道……油箱盖没盖上?

荒僻小径Ⅰ

荒僻小径Ⅰ

鲜肉与捕兽夹,捷径总是蛊惑猎物的最佳手段……

荒僻小径Ⅱ

荒僻小径Ⅱ

鲜肉与捕兽夹,捷径总是蛊惑猎物的最佳手段……不妙的是,野兽也深谙此道。

山麓平原Ⅰ

山麓平原Ⅰ

遥远的雪乡之下,融雪化水,汇为水流,流淌于石砾之间,亘古如此。

山麓平原Ⅱ

山麓平原Ⅱ

遥远的雪乡之下,融雪化水,汇为水流,流淌于石砾之间,亘古如此。

罗摩衍那Ⅰ

罗摩衍那Ⅰ

烟雾缭绕处,信众不竭真言。

罗摩衍那Ⅱ

罗摩衍那Ⅱ

烟雾缭绕处,信众不竭真言;塑像云集处,罗摩之迹远扬。

烛火流水Ⅰ

烛火流水Ⅰ

河流呀!那详尽的历史皆述于此。

烛火流水Ⅱ

烛火流水Ⅱ

河流详尽的历史皆述于此。而后,华灯生于暗而消弭暗。

烛火流水Ⅲ

烛火流水Ⅲ

河流详尽的历史皆述于此。而后,河流与华灯共赴湮灭的终结。

荒漠遗迹

荒漠遗迹

溯源的尽头,干燥包裹每一捧石沙。这里也曾有过同样的祈祷与奔流。

海的遗珠Ⅰ

海的遗珠Ⅰ

栖息于海的远方,如珠贝般亮丽。嘘……它正享受着这片沉默与静谧。

海的遗珠Ⅱ

海的遗珠Ⅱ

栖息于海的远方,如珠贝般亮丽。嘘……它正享受着这片沉默与静谧。

纯白屋宇Ⅰ

纯白屋宇Ⅰ

在此歇息、在此叙谈……追寻至理的居所,需纯白无垢。

纯白屋宇Ⅱ

纯白屋宇Ⅱ

在此歇息、在此叙谈……追寻至理的居所,需纯白无垢。

遗落海岸Ⅰ

遗落海岸Ⅰ

灵魂的躯壳,已永远陷落于此。

遗落海岸Ⅱ

遗落海岸Ⅱ

灵魂的躯壳,已永远陷落于此。

浪的栖息Ⅰ

浪的栖息Ⅰ

翻滚的浪花,如鸽子般扑落其上。

浪的栖息Ⅱ

浪的栖息Ⅱ

翻滚的浪花,如鸽子般扑落其上。

海潮地毯Ⅰ

海潮地毯Ⅰ

天空之镜,亦是船的地毯。

海潮地毯Ⅱ

海潮地毯Ⅱ

天空之镜,亦是船的地毯。

红岩瀑布

红岩瀑布

滴沥沥——绿意的脉搏正于大地中颤动不息。

沙地轨道

沙地轨道

臭靴、罐头、啤酒与希望……它承载着车厢,在城镇与荒漠之间来而复往。

烈阳红沙Ⅰ

烈阳红沙Ⅰ

在烈日所铺洒的土壤之上,人们终点燃了第一束火炬。

烈阳红沙Ⅱ

烈阳红沙Ⅱ

在烈日所铺洒的土壤之上,人们终点燃了第一束火炬,唤起如雀鸟群起的足音。

绿洲秘密Ⅰ

绿洲秘密Ⅰ

嘘,趁着阳光尚未舔舐露水……

绿洲秘密Ⅱ

绿洲秘密Ⅱ

嘘,趁着阳光尚未舔舐露水,趁着沙子迷途未返……

遍寻海音Ⅰ

遍寻海音Ⅰ

大地一分为二,海放逐于世界一隅。

遍寻海音Ⅱ

遍寻海音Ⅱ

大地一分为二,海放逐于世界一隅,渺小的万物循迹而来。

古来通衢

古来通衢

在黄土上坚实地踏足,旅人暂歇脚步,归客投入故乡。

方城巷陌Ⅰ

方城巷陌Ⅰ

居有其所,天光将暮时,人们回到归处。

方城巷陌 Ⅱ

方城巷陌 Ⅱ


居有其所,归家的时刻已至,风中送来松柴与炊烟的气息。

坊间春秋 Ⅰ

坊间春秋 Ⅰ

于此乐业,鸡犬之声处处相闻。

坊间春秋 Ⅱ

坊间春秋 Ⅱ

于此乐业,一年的辛劳换来节庆的喜悦,春盘与屠苏的芳香飘满里坊。

盈盈春水

盈盈春水

它于春日悄然苏醒,活泼地追随行舟而去,直至千里万里。

青山远野

青山远野

携上行囊与酒壶,于云片舒展处,寻访那位无言的老友。

新雨催耕

新雨催耕

第一声春雷将鸣,而后,喜悦与期待随新苗一同生长。

星光大道Ⅰ

星光大道Ⅰ

一路石英遍布,光流注入暮霭,心灵的群星闪射其间。

星光大道Ⅱ

星光大道Ⅱ

一路星光璀璨,艺术殿堂万千,理想的光芒交相辉映。

奇迹环路Ⅰ

奇迹环路Ⅰ

自美景宫眺望而去,金子般的建筑艺术群,如经维纳斯之手洒落于人间。

奇迹环路Ⅱ

奇迹环路Ⅱ

自霍夫堡漫步而行,古典美感与都市布局交辉,犹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多瑙萦绕Ⅰ

多瑙萦绕Ⅰ

多瑙,多瑙,你沉默的涓流,聆听了多少纤夫那雄浑细腻的嘹唱!

多瑙萦绕Ⅱ

多瑙萦绕Ⅱ

多瑙,多瑙,你激昂的浪花,促生了多少乐者那心潮澎湃的灵光!

生命之毯

生命之毯

若我有那生机盎然的绒毯,我将用那绒毯铺于你的身下。

葡萄美园

葡萄美园

蓝色之水孕育的美园。良酒愈陈则愈具风韵,亦如维也纳的风情种种。

雪的居处

雪的居处

“您好呀,雪姑娘,向您敬礼!”

生产园区

生产园区

劳动吧,同志们,明日将是崭新的——毫无疑问。

人民公寓Ⅰ

人民公寓Ⅰ

以钢铁,以智慧,以一双双坚实的手,我们聚集于此。

人民公寓Ⅱ

人民公寓Ⅱ

以钢铁,以智慧,以一双双坚实的手,筑起冻原上温暖的家。

劳动者大道Ⅰ

劳动者大道Ⅰ

清晨到来时,扫雪工作已然完成,足以安心通行。

劳动者大道Ⅱ

劳动者大道Ⅱ

清晨到来时,扫雪工作已然完成,自发聚集的人们快活地归去。

白桦树林

白桦树林

于朝霞中挺拔,披挂银霜的枝条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