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的经历

你说那一对?就是鳄鱼和鸟的?他们也是红油扳手的人……你知道的,我们与红油扳手有点过节,之前似乎醒山还发过什么……悬赏?当然那悬赏很快就没了,而且醒山也是半开玩笑的……然而索克与贝克——啊,就是那鳄鱼和鸟啦,他们似乎当真了。真难想象,他们居然可以追踪我们这么久。
不过我们在见面之后,他们才知道那份悬赏并没有什么实际效应,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才让醒山先生澄清了「悬赏」的问题。大概是因为白跑了一趟吧,他们直接把我们当做是下一个发任务的委托人了,还把这里当做了另一个基地……算是赖在这里了吧。
——薇丝

它们的故事(一)

呼哈,别看我嘴大,但是吃的不太多……毕竟冷血动物嘛!所以我才没有在那一天吃了贝克,也是她的运气啦!啊不!准确说是我好心,也是她的幸运,能找到我这么一个好哥们!当年,她在一堆乱石头下,被压了几天几夜,没吃没喝,只有我路过了。我一看,还没说什么呢,她就和我说,反正她这么瘦弱,给我塞牙缝也不够,不如让她给我剔牙!于是,我们就这么做了搭档。
——索克

它们的故事(二)

小鸟其实挺可怜的,她住的地方没有名字。因为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别看她们是小鸟,但是她们能和大家活的一样长。而且这些小鸟据说在某个小镇上,还是个有名的小家族……不过听说是暗灵毁掉了一切。好了,反正那些过去的好日子已经没有了,为了生存,贝克的父母经常出去找食物,让贝克一个人留在窝巢里。窝巢很大,但是经常只有贝克一个……于是,贝克的朋友,索克就出现了,那个索克不是我这个大嘴巴!是贝克的朋友,另一只小鸟,但是,小鸟索克和小鸟贝克的父母一起,后来都被一群暗灵毁了。小鸟贝克的父母为保护她,把小鸟贝克推出去,而小鸟索克则为她挡住了落石,不让她昏迷。唉……她也真是不幸。
——索克

它们的故事(三)

我以前不叫索克,而是叫做耿纳。在还没认识贝克之前,我是我们村落里唯一一个启动了某件古代机器的鳄鱼。别看我这么大的嘴巴,但是我不傻!我还曾经修好那个古代机器呢,所以我就成为部落里的贤者了啦。
不过,天知道是什么人引来了暗灵,我们的部落、我们的森林就毁灭了。我也就只能出来流浪,之后遇到了那个小鸟贝克,她还给我起名索克,似乎她很喜欢这个名字……无所谓了。
后来我们就一起来红油扳手了,反正我也习惯了让她给我剔牙,一起战斗的感觉也不错。
——索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