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贡露小姐告诉我,刚刚到巨像的心理诊疗师不太认识路,希望我可以去接待一下。
第一次见到塞卡小姐的时候,她正趴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捡着地上的一堆——试管?
而她的四周围绕着一些颜色怪异的——是精灵吗?
正当我惊叹于从启光来的高级心理诊疗师居然还可以操控精灵的时候,塞卡小姐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向身边的人不停的鞠躬道歉,%s和大家的表情为什么有点微妙,所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初次见面!我叫钱德拉·塞卡!你就是巨像的导航员吗?果然和我想象中一样呢~
贡露小姐说,最近「暗灵」出现的次数过多,大家都有点身心疲惫,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我——心理诊疗师塞卡,来保管大家的坏情绪咯~
而且,我对巨像的情绪也很感兴趣,正是个好机会呢~
不要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启光的高级诊疗师哦!看见这些试管了吗,有什么不想告诉别人的坏情绪,统统都可以来塞卡这里摸摸头哦!放心吧,就算是导航员的秘密,我也可以帮你保管好的呦(小声)。

她的故事(二)

嗯?为什么鲸又出现了?
哎——就算是塞卡我,偶尔也会有这样那样的小情绪啦!偶尔也会让这头小家伙出来一下,毕竟我也需要发泄一下嘛~
不过,导航员比我想象的更厉害嘛!我还以为你会经常来塞卡这里促膝长谈,没想到你晚上倒是睡得挺香的。来到巨像之后,收集到的情绪唯独没有导航员你的呢。我还怪好奇到底巨像导航员可以创造出什么颜色的情绪呢(小声)。
哎哎哎?导航员睡得香当然是好事啦!我只是担心你会太固执了,不用担心我,无论什么时候,塞卡都可以给导航员提供建议呦~

她的故事(三)

什,什么!!你见到了上次战斗时候的我吗!不要不要快忘掉!啊啊啊我平时不是那个样子的啦!天啊我沉稳可靠的形象在导航员心里变质了!
上次是一不小心储存的负面情绪太多了,没有控制好是我的问题,但是那不是我在发脾气啦~如果给导航员带来麻烦了,可一定要告诉我呀。心理诊疗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战斗能力方面确实没什么天赋,就连现在的能力,都是从前遇到暗灵的时候,在危险中被激发的……咳咳,不过战斗方面都有小白白和贡露小姐在,我倒是也不用担心什么……
什么?你觉得战斗过后道歉的我很可爱?那谢谢你的夸奖啦。

她的故事(四)

我没有见过母亲,听说生下我的时候,她留下我的姓氏「塞卡」就去世了,而我知道的,只有一段关于父母的记忆。在我的记忆中,父母由于村落被袭击而一直四处躲避。父亲也并不是因急病而死,而是因为保护母亲,被击倒了……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相关的文献,也没有听任何人说过这些事。所以,这也有可能是「梦」吗?
每次回想起这段记忆,我都有点无法操控我的负面情绪……因为担心又会发生无法控制的情况,所以每次都尽量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哎,可是,那也是我的父母啊,偶尔也还是会忍不住嘛……
说起来,感觉最近和导航员说的话也越来越多了呢,果然是导航员也很可靠的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