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帕索洛是在我没当值的那天来到巨像上的,据说来的时候弄得走廊上到处都是纸屑,萤盏们忙活了半天才打扫完。后来,她为此道歉了好半天,还说要帮忙打扫,结果又弄得到处都是纸屑……
总之,折腾了好一阵子过后她才安顿下来,随后就问巨像上有没有什么大团圆结局的书。我觉得这肯定是她的托词,所以就随便问了两句,很快发现她来自于旻知会。可能是收到什么命令,到这边来探查巨像的吧……有时候太惹人注目,确实会吸引到各种人的兴趣。
不过,帕索洛其实是个很好的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坏心思。既然她想过来看书,那就来吧……而且她也答应了不会弄得到处都是纸屑。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很抱歉,之前弄得走廊上到处都是纸屑,是我的疏忽……我、我会注意,今后再也不会了。
就像%s你看到的那样,我浑身都是纸片哦。头上的角、裙边、护腕,都是由层层叠叠的纸片构成的。纸上那些红红的部分,是在我真正掌握操控这些纸张的能力后才出现的。
这些纸张从小就陪伴着我。起初它们都是洁白无瑕的,而且撕不烂、扯不坏、耐火烧、浸水也没事,还能在我的指挥下蹦跳和旋转。听父亲说上面似乎附着了某些奇妙的光能术……因此很多人说它是「魔法卷轴」。或许正因如此,我才能自由自在地操纵它们,你看……它们还会跳舞呢。
啊!导、导航员,请放心。今后它们不会再掉落纸屑了……真的。

她的故事(二)

听薇丝说你们之前去过红油沙漠?不过好像没有晒黑的迹象……难道说在巨像中生活久了,就会变白?
啊、那个,没有说大家外貌如何如何的意思……导航员,你看我的皮肤,就是小时候在沙漠里晒黑的,自从离开沙漠后也一直都是这样,看来已经变不回去了呢。
虽然白天热晚上冷,但是沙漠生活很有趣呢,比如说跟着父母一起去沙漠深处寻找遗迹,捡些能用的东西,和红油扳手那群人做点交易,还有种仙人掌、捉蜥蜴,以及找沙虫蛋!
导航员,如果今后去了红油沙漠,能不能……多停留段时间?我已经很久没回沙漠了,还是想多看几眼的……

她的故事(三)

跟着父母在沙漠里东奔西跑的生活很有趣的,要不是暗灵,我也不会离开红油沙漠了。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群暗灵应该是什么暗潮大军其中的一小撮吧。对于一个居无定所的拾荒者家庭来说,它们已经称得上是浩浩荡荡一大片了……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父母刚刚搭好帐篷,几只暗灵包围了我们的帐篷。我在帐篷里听到父母喊我快逃,但是……但是我吓得不敢动……直到一只暗灵冲进来,随后被赶来的父亲砍倒。父亲一把将我抱住,然后……我眼前的世界就被染成一片通红……
之后的事情,我有点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在安葬父母之后,我身上缠满了红色的纸带,离开了沙漠……

她的故事(四)

你……看到那张特别的纸片了吗?就是纸上的图案有些像两个人影的那张,那就是「再造」。
因为我认为即便是故去,逝者的意识也会存在的。不知道导航员如何认为呢?或者说导航员是如何理解逝者意识这种事物?关于这件事我问过薇丝,她其实很不认同呢……没办法,毕竟她没见过。
而我见过的。
在名为「再造」的那张纸片上,就有我父母的意识。在一定意义上,他们没有逝去,没有消失,只是暂时寄居在这「再造」上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透过这纸片,我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似乎在让我保护好自己……但是、但是,我已经能保护好自己了。我现在要做的,是恢复他们,让我的父母回来……
正因如此,我才会加入旻知会,因为他们确实掌握了很多奇怪的知识,对逝者意识这种事物,应该也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