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经历

一来到巨像中,康斯坦丁先生就把这里所有人的数据都挨个记录了下来……虽然不清楚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据他所说,这对实现他的「目标」非常重要。而且据%s透漏,他似乎不论什么时候,都一直拿着笔记本在记录各种东西……
%s之前跟我说,曾经有一次无意间看到了康斯坦丁先生笔记本上的内容,似乎是一篇诡异的烹饪笔记,而烹饪的食材是……暗灵?!我看着%s精神涣散的表情,忍不住猜测那些笔记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薇丝

他的故事(一)

如你所见孩子,我是个四处旅行的记录者。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原本是出生在北境的。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到那个地方,但毫无疑问,它在我记忆中还是那个美丽的地方。
我离开北境最初并非出自自己的意愿,但我也很想知道,那冰雪之外的世界,是否会给我的笔记本带来意外的收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在大陆的各个地方流浪。
你是否对北境感兴趣?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去,不过那里很冷……你恐怕要多穿一些才行了,孩子。

他的故事(二)

我的父亲是北境的「动物守护者」,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跟着他一起外出救治动物……这当然不是我必须做的工作,只是我出生时身体过于虚弱,父亲希望通过更多的运动量来让我身体好转。而我由于对父亲的工作感到好奇,自然也不会抗拒。
起初只是父亲拜托我帮忙记录一些简单的数据,而在做这种工作的时候,我逐渐发现了其中的乐趣。每当父亲救治过动物之后,我都会帮父亲把它们的救治日期、症状、好转日期和死亡日期等全都记录下来,渐渐我也不再满足于只是记录这些……我开始记录他们的种类、身高、体型、声音、寿命等等。再之后,北境的生物已经满足不了我的「记录欲」了……我之所以离开北境,这也有一部分原因,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他的故事(三)

战争之时,我失去了父母和家乡,只能被迫逃向雪原之外。我无处可去,只能去沙漠流浪。红油沙漠的气候和北境完全不同,我常年生活在湿润寒冷的北境,完全无法适应沙漠上干燥炎热的气候,幸好……父亲当年对我的体力训练有了成效,我凭借多年锻炼来的体魄,逐渐适应了沙漠的环境。即便如此,我仍旧吃了不少苦头。我没有食物和水,也没有武器。不仅要躲避暗灵,还要逃避野兽……不过,孩子,你知道我捡到了什么吗?是一位战士的猎枪,上面还有它主人的血迹……我尊敬这位至死都在战斗的英雄,我埋葬了他,并把猎枪擦干净,从此,这杆猎枪就成为了我的武器。
我拥有一杆猎枪、一本笔记本、一个康健的身体,作为一个流浪的记录者,我想,这足够了。

他的故事(四)

「记录」和「狩猎」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一部分。而事实上,不光这些,我还有「收集」的愿望。我希望可以收集更多不同样式的笔记本,记录更多的东西。但,我作为一个四处漂泊的暗灵猎人,每日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不要说「收集」了,就连我现在手上这本笔记本,我都要时刻担心,如果写得太满就会不便于携带。
我有认真地考虑过露易斯曾经给我的建议,找一个容身之所,装一个大书架,然后放满收集的笔记本。这确实是一个梦想中的场景……但对现在的我来说,我还没有厌倦「流浪」。且「安家」这件事,对我来说意义非同小可。
但,我想应该会有实现计划的那一天。只需等待,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