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我现在很迷惑,我们的巨像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眼前这个长了脚的轮子是什么东西……?而且它似乎一直在找什么东西,那个像脚一样的荆棘驮着它在巨像上四处转悠……这场景太过于诡异以至于我无法去忽视它!咳,虽然不敢靠近,但是在后面跟着还是没问题的……
随着它快速的「跑」进了一个房间,一个女孩子的尖叫也应声而起……我赶忙跟过去,没想到是今天早上来到巨像的契法小姐。她似乎很懊恼,嘴里不停碎碎念着「明明我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怎么还是丢不掉它!……」之类的话……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没事就最好啦!
——薇丝

她的故事(一)

对!那个轮子,确切来说——它是个环架,名义上来说确实是我的。但是,是个非!常!讨!厌!……的家伙!不能否认战斗的时候确实很有用,但是平时它「跟」着我的时候真的让我非常困扰!每当我不得不背着它路过一些村落或者镇子的时候,那些荆棘都要在环架四周爬来爬去……我简直要怀疑他们是故意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了……也因为它,我每次打算在村落里歇脚的时候,都要被人从头到脚地审视,我该怎么解释我不是个奇怪的人!
说起解释这又是个复杂的问题……搞不好盯着我的人其实更奇怪,这么说的话其实我也不需要苦恼了?

她的故事(二)

你还记得「猎石」吗?就是那个巨大的环架啦!你想听听它的故事吗?确切来讲是我和它的故事……
我小时候,暗灵袭击了我们的小镇,父亲带着我四处避难,正巧路过了一个遗迹,当时太阳已经落山,而年幼的我也已经累得走不动路……我们只能选择在这个奇怪的遗迹里过夜。深夜的时候我突然惊醒,看到遗迹中的某座雕像在发光……我鬼使神差地跪在她面前……希望战争快点结束,希望能获得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力量。
……它确实实现了,从第二天开始,「猎石」就出现在我身后。它坚不可摧,难以销毁,而且力量强大。起初我很开心,直到我发现——我没办法甩掉它!我的意思是,我哪怕只是想放下它独自休息一下,它都会立刻紧紧跟上来!我只要丢掉它,它就会飞速地「跑」回来跟紧我,它跑起来的方式也很诡异!你如果见过也一定会这样说!我到底是哪里吸引它,我真的搞不懂……虽然也经常听到有人说「契法和那个环架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个性呢」,可是——我和这个家伙,到底哪里一模一样了嘛!

她的故事(三)

我呀!其实真的很想甩掉「猎石」……虽然我确实很感激它带给我的力量,可是某种程度上我也真的很讨厌它,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也甩不掉它,也不能破坏它,我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到底是来源于自己……还是完全依靠「猎石」才得到的。
直到——我听到了那个奇怪的传闻……有一个对「遗物」极其痴迷的组织,似乎是叫……旻知会?尤其是那个神秘的领导人,她叫维多利亚小姐,传闻她美丽、高雅、无所不知!……虽然我也不清楚「遗物」具体是什么东西,不过「猎石」是我从遗迹里「捡」到的东西,好歹应该也算是「遗物」吧?所以我想……既然她无所不知,那她应该也知道甩掉「猎石」的方法吧!
不管怎样,我当时觉得先寻找加入「旻知会」的方法,总归是没错的!

她的故事(四)

我如愿加入了旻知会,按维多利亚大人的说辞——「契法只是像顽石一样的人而已,让她加入也是知识的决断。」嗯,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不过应该是夸奖我吧!
我最初见到维多利亚大人的时候,虽然她确实如传闻所说的美丽、高雅、无所不知……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她没有传闻中那样具有「神秘感」呢!我对她是否真的是维多利亚大人本人进行了质疑,我只是提出了几个问题,她身边那个奇怪的人就跟我吵了起来!说到底这也算是我对「知识」的探寻了吧,让我承认错误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关于旻知会,似乎全是仰仗于维多利亚大人的那本黑色典籍,听闻是一本拥有「预言能力」的书,虽然我对它多少有点质疑,不过维多利亚大人说质疑也是「预言」的一部分,总会见到知识镜头的时候,我只需要等待就好……
从我加入旻知会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我也早就渐渐习惯了「猎石」的存在,不过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很想相信维多利亚小姐所说的……只要「等待」,我应该终有一天可以如愿以偿甩掉猎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