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经历

渡先生……听闻他深夜的时候总在巨像里四处走动。虽然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但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五个人来跟我说,渡先生看起来有点可怕,能不能让他不要再拿着手术刀面无表情地四处乱走……
身为巨像的代表之一,我自然有责任去询问。当我走到渡先生的房间门口时,恰好遇到他正在认真仔细地擦拭自己的手术刀,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之后?之后当然是误会解除啦。原来渡先生只是因为刚到巨像,在熟悉路线,至于那些和手术刀差不多的东西……应该只是恰好在把玩吧,但为什么是深夜……这个,可能是个人癖好,总之,没事就好啦!
——薇丝

他的故事(一)

是导航员吗?不好意思,还请你稍等一下,我在洗手,可能还要再等一下……如你所见,我有稍许的洁癖,但你放心,我只会要求我自己。
说起来,我对你感兴趣很久了,听说你是具有感应能力的空裔?我真是好奇,真想知道为什么空裔会有这样的能力,是大脑吗?还是身体其他部分……干嘛躲我那么远?你说这些手术刀,只是以前的一些职业习惯……我曾经是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现在却不是了。
好了好了,虽然我真的很想试着了解——不过,我有自己的分寸,至少现在不会那样做的。

他的故事(二)

我应该说过,我曾经是一名医生,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我出生于影镇,父母希望我成为一名医生,可以在影镇出人头地,就把我送到白夜城读书学医。当然我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我不但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也确实成为了一名技艺高超的外科医生,专门负责一些因受到暗灵袭击而受重伤的病人。
那时候我算是小有成就,年轻气盛,多少有些自负。那一两年基本上都在忙于外科手术和研究医术上,很少有时间回家。
我想,之后发生的事也许是在惩罚我吧……虽然现在我也会偶尔拿起手术刀,但更多的,可能是在研究上了。
所以,怎么样,你要不要让我研究一下试试?

他的故事(三)

影镇遭遇暗灵袭击那几年,我几乎每天都在治疗被暗灵袭击的病人,虽然那些伤口非常棘手,但我应该也有说过,我「确实成为了一位优秀的外科医生」,所以不管那些是多棘手的伤口,我自然也都统统搞定。但人手不足还是导致我变得越来越忙,需要抢救的病人也越来越多。在我全身心都投入到治疗病人的时候,我却忽略了我的家人们……那时候我的父母,也同时遭遇了暗灵的袭击。
当我赶回家,面对的已经是父母冰冷的尸体了……我虽然试图抢救,但为时已晚,一切都无济于事。更绝望的是,我当时大脑空白,根本没有意识到周围还有徘徊的暗灵……嗯?当然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大概算是绝境逢生吧?我当时突然就觉醒了能力,救了我自己……你居然不知道我的能力?看来有机会的话,要给你展示一下了。

他的故事(四)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继续做医生?空裔,你大概不了解那时候的影镇,影镇的内部已经腐朽不堪,大大小小的「黑暗产业」遍布其中,到处都是见不得光的勾当。我作为医生,只能救治一些皮外伤,却无法治愈别人空洞的内心,毫无意义。我意识到学医这件事根本无法改变影镇,我选择放弃行医,试图用其他方法改变这种现状,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恰好那时,我听说了那位影主的行会,便下决心抛弃从前,加入了那位影主,用我的手术刀和精准的技巧为他服务……我想这对我来说也许是正确的选择,这应该也是父母心目中真正的「出人头地」吧。
在影镇重新开出新的「花」之前,我想,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然后等待,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