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经历

有一日,我们停靠在红油沙漠附近的一处小村庄,发现这里的人们都在谈论一位奇妙女子。就在我刚打算出去打听一下时,巨像的走廊上却已经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容,还有马蹄声!
然后就是一阵高跟鞋的「咔嗒」声。那名高挑的女子款款走来,手里拿着的是……鞭子?刚才的马蹄声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先开口了,第一句就是「听说你们这里发布了悬赏?」
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她却没怎么表现出失望,而是爽朗地一笑,又说「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我是吉纳维芙,赏金猎人」。后来她就自说自话地赖在了巨像,准确地说是经常来巨像上逛逛。虽然她嘴上说是来找什么「赏金任务」,但实际上我觉得她更多地是对水吧感兴趣,搞不好十次里有八次是来蹭喝的……
——薇丝

她的故事(一)

你问我什么声音最动听?那当然是这两个——撕下悬赏令时清脆的「撕拉」声,还有拿到报酬时金币作响的声音。
别误会,我可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我只是喜欢领取任务,完成它,再获得应当的报酬。那种确立目标、分析情况、制定计划、努力执行、领取报酬的整个过程,如果能一气呵成地完成,拿到那些白夜币时,耳边那「叮当作响」的声音该有多么悦耳啊!这感觉,就像在红油沙漠的烈日炙烤下喝上一口冰水那样沁人心脾!
当然,很多时候事情不会像上述过程那样单纯和顺利,因此我才不得不到处接任务、找悬赏,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赏金猎人。也正因如此才会有很多人这样评价我:不是我干这一行,而是赏金猎人这个职业找上了我。

她的故事(二)

我应该和你说过,我是名赏金猎人,总是在红油沙漠附近活动。不过呢,我可和那些经常泡在餐馆里的女人不一样——除了我也爱喝东西。而且,你看我的穿着就能发现不同了吧?
我出身于一个贵族家庭。
咳咳,别误解,我并非来自于白夜城,而是出身于佩德罗堡统治者之一的渥伦斯奇家族。那里的贵族和白夜城的贵族别无二致,区别只是他们生活在地面上而已。
因此,当小时候的我展露出光能术的天赋时,我的父亲就按照白夜城的标准要求我,还让我接受了一整套的贵族教育——贵族用语、礼仪和各种知识。关于马术和各种饮品的知识,也是在这时掌握的。
不过呢,最终我并未按照父亲以及渥伦斯奇家族的愿望前往白夜城,而是当起了赏金猎人,并加入了旻知会。个中原因么……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和你聊吧。

她的故事(三)

因为「那家伙」,我离开了佩德罗堡。当时的渥伦斯奇家族已经衰落了,但是我没有振兴家族的愿望。从这一点来看,或许我根本不适合当一名「典型」的贵族。
从此我便在大陆上游荡,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家伙」。第一年我充满了热情,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只要有一点消息就会立即前去探查、寻访。然而,很快我的「安娜」就支撑不住而病倒了。此时我才意识到,一直陪伴我的「安娜」,这匹从小就陪着我的骏马,已经如此衰老了……于是,我暂时放弃了寻找「那家伙」的行动,陪着「安娜」,直至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在我用「琴饮」麻痹自己,犹豫着要不要送走「安娜」时,她出现了——那位旻知会的领导者,那个抱着一本黑色书籍的女人。
我看着她在「安娜」身边走了几圈,又对她低声耳语,很快「安娜」就站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救活了「安娜」,自然也拯救了我。于是我就这么加入了他们,成为了旻知会的一员。

她的故事(四)

其实,我对「旻知会」的理念并不知晓太多,加入他们只是为了报恩,以及利用他们的关系,寻找「那家伙」。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旻知会招揽我的目的,也是让我在作为赏金猎人活动的同时,建立一片关系网。我们可以说是互相利用吧。
说了很多次「那家伙」,也应该告诉你名字了。她就是斯莫奇。
她是佩德罗堡另一个统治家族的成员。哼,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家族立场的影响,她从小就与我作对。
13年前,我的家族计划与白夜城某个贵族家族订立盟约。对方的条件是想要看看我方对光能术的理解,算是一次考核吧,毕竟白夜城很在乎血统与才能。于是我就被选中了,因为我是渥伦斯奇家族中光能术天赋最好的成员。
然而,在面见白夜城的贵族时,斯莫奇却突然出现,搅乱了这次考核。更令我气愤的是,她展露了很高的光能术天赋,却在对方邀请她加入白夜城时拒绝了!在那之后不久,她甚至抛下了家族,就这样离开了佩德罗堡!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也离开了佩德罗堡,去寻找她。不是为了佩德罗堡或者家族,我只想问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仅此而已。